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會民生

中共四川當局以疫情為由阻止黃琦與垂危之中的母親見最後一面,這完全是喪盡天良,違背法制與人權。疫病只是個藉口,而阻止黃琦與母親見最後一面,才是目的。當局這種完全不顧人倫道德的行徑,是公然背離人類文明,挑戰人道底線。
——武漢全民檢測病毒通過舉國體制的政治運動完成,脫離了科學性、合法性和合理性。政治運動是由政治領袖來領導和決策的,也決定了它的形式主義和弄虛作假。為什麼中共領導人急於武漢全民檢疫呢?應該是為5月下旬中國「兩會」的疫情資料「政治清零」
本文是《人物》雜誌在網上發佈的對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的採訪。被譽為新冠病毒「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因在微信的同學群裡披露了不明肺炎有關情況遭到警方的訓誡,不久本人在接診過程中感染病毒去世,而李文亮醫生轉發的關於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的圖像則是由艾芬最早發出的。艾芬作為傳播的源頭,被醫院紀委約談,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稱她是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有人也將她稱為「吹哨人」,艾芬說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個「發哨子的人」。截至3月9日,武漢市中心醫院已有4位醫護人員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是武漢市醫院中職工感染人數最多的醫院之一,據媒體報道醫院超過200人被感染,...
文章指出,雖然中央政府強調要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的突出問題,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但地方政府卻沒有落實到位,致使一些弱勢家庭在遭遇大災大難時陷入困境甚至絕境。作者以四川蓬安縣農民陸斌一家為例:陸斌工傷致終身殘疾在打官司;妻子患肝癌無錢做手術;82歲老母終身殘疾臥床無人護理;兩個孩子面臨輟學或徹底失學……政府給予幾百至千元的臨時救助,根本無法解決上述困難重重的實際具體問題,作者建議黨中央必須全面巡視處理這些問題,真正全面實現「兩不愁三保障」。 特問 何時才能真正全面實現「兩不愁三保障」?! 陸大春 黨中央著力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是黨中央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但是,...
《新京報》2020年1月16日報導了 河南三名農民因上訪被判罪、上訴後二審維持原判 的消息,維權人士陸大春就案例所述當事人被以敲詐勒索罪為由逮捕、到中央巡視組駐地上訪被指控為非正常上訪提出質疑,要求黨中央就此案成立專案組,就其涉及的當地村官腐敗,其中一名上訪人在看守所死亡,當地官員官官相護、對上訪者強加罪名等問題進行調查,呼籲嚴懲損害被征地拆遷農民最基本生存權利的官員。 強烈呼籲黨中央必須為河南四被征地上訪農民成立專案組 陸大春 據新京報報導,河南四名失地農民因上訪于2018年8月被刑拘,其中一人在看守所身亡,三人被控敲詐勒索罪,後被追訴尋釁滋事罪。2019年10月21日,...
習近平上臺七年來,倒行逆施,治國無能,強勢應對內外危局,幾乎得罪了社會各個階層,中共政權陷入六四鎮壓以來最嚴重的困境,同時要面對毛、鄧兩個時代所面臨的內外雙重壓力。現在是考驗習是否真有本事,頂住內外壓力,扛200斤走十裡山路不換肩的時候了。
據上海維權人士馬亞蓮的文章:2019年10月1日,葛開英、劉小玉、韋開珍、周靜珠、王永風等數名上海訪民在北京磁器口在人群中觀看閱兵飛機時,被一群不明身份、自稱是上海市公安處的陌生人包圍,被強制押到右外東莊90號接濟站(上海政府設立在京城關押維權者的臨時黑監獄),之後被押回上海、送往各所在地派出所審訊,隨後全部被刑事拘留。其間,家住黃浦區的訪民在火車到達上海站後即被戴上手銬,到派出所後被銬在凳子上,而家住普陀區的幾人,家屬持法律抗議下,公安仍拒不出示刑事拘留通知書;手臂骨折打石膏的劉小玉,在派出所被扣押整晚後,也同樣被送往看守所,其丈夫向上海各有關部門投訴並索要刑事拘留通知書,均未被理睬。...
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發推說,近幾日,河南省信陽市羅山縣公安局國保對江天勇一家的監控騷擾突然升級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親趕集回村路上,受到國保騷擾,一名國保當眾威脅說:“你晚上出來時我們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親去掃墓時,國保的車突然沖到其電動三輪車前面,致使73歲的江父連車帶人摔倒在路邊的田坎子裡。 江天勇律師因代理過許多人權案件而遭當局打壓,並於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獄;在監獄門口即被國保帶走失蹤,江天勇絕食抗爭,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嚴密監控、限制人身自由。...
據國內消息,中國「兩會」開會以來,四川維權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86歲的母親 蒲文清 一直被警方監控,不准離開社區,也不被允許探訪。3月11日,蒲文清在準備去四川省公安廳反映黃琦被超期羈押及在看守所不能得到應有的治療問題時,在地鐵站與幾名公安人員發生衝突,老人家被按在地上,身上多處受傷。下午,公安人員到其家中宣佈現在暫時不允許她到綿陽去探望黃琦(實際上蒲文清從未被允許過探視黃琦),也不允許她離開其社區。據監控人員透露,對蒲的監控至少要一直持續到「兩會」結束。 黃琦是在2016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的。2019年1月14日,當局以其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
四川維權人士譚作人與妻子在春節期間探望了繫獄維權人士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六四遇難學生吳國鋒的父母以及即將出獄的維權人士陳雲飛的母親(陳雲飛因與其他維權人士一起去為1989年六四鎮壓中的死難學生掃墓,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並報告了他們的情況。去年12月7日,85歲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訪過程中被截訪人員帶回戶籍所在地內江,與外界失聯,其間,她發生心衰、高血壓、糖尿病等嚴重病情,經急救治療後,病情稍有緩解,治療費高達4萬餘元(約5,900美元);45天后,於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藥物治療與吸氧治療中。譚作人說,吳國鋒的母親體弱多病,每週需去醫院治療,因醫藥費昂貴而愁腸百結,...

頁面

訂閱 社會民生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