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在新的一期中國人權論壇“香港與中國大陸:共同的將來、爭論的現在”中,我們很高興地推出新的播客系列。這是在以往兩期以香港為主題的討論——“建設一個共同的未來”(2011年第4期)和“在風雨中堅守”(2014年第2期)的基礎上,繼續探討現存的民間抗爭與香港/中國大陸的民主前景兩者之間的關係。
(收聽播客) 中國人權導語 歡迎收聽中國人權全新播客系列的第一期節目。作為開始,我們的第一個片段討論了在目前這一重要的歷史節點上香港人和大陸人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 去年在香港雨傘運動期間,十多萬人走上街頭提出真正普选和民主化的訴求。他們非凡的集體精神和創意吸引了廣泛的國際關注。儘管在中國當局嚴格的網絡審查之下,這一運動仍然引起大陸網友在網上表達支持。 從今年初開始,當局便對中國大陸活動人士不斷打壓,7月更是擴大為對律師和維權人士的規模空前的鎮壓。 在香港,雖然本地人和大陸人的文化衝突日益凸顯,但是香港民眾仍然站出來公開聲援被關押的律師們,在在顯示著香港和大陸的民主未來密不可分的聯繫。...
(收聽播客) 中國人權導語 歡迎收聽中國人權全新播客系列的第一期節目。作為開始,我們的第一個片段討論了在目前這一重要的歷史節點上香港人和大陸人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 去年在香港雨傘運動期間,十多萬人走上街頭提出真正普选和民主化的訴求。他們非凡的集體精神和創意吸引了廣泛的國際關注。儘管在中國當局嚴格的網絡審查之下,這一運動仍然引起大陸網友在網上表達支持。 從今年初開始,當局便對中國大陸活動人士不斷打壓,7月更是擴大為對律師和維權人士的規模空前的鎮壓。 在香港,雖然本地人和大陸人的文化衝突日益凸顯,但是香港民眾仍然站出來公開聲援被關押的律師們,在在顯示著香港和大陸的民主未來密不可分的聯繫。...
在新的一期中國人權論壇“香港與中國大陸:共同的將來、爭論的現在”中,我們很高興地推出新的播客系列。這是在以往兩期以香港為主題的討論——“ 建設一個共同的未來 ”(2011年第4期)和“ 在風雨中堅守 ”(2014年第2期)的基礎上,繼續探討現存的民間抗爭與香港/中國大陸的民主前景兩者之間的關係。 這些播客是今年夏天我們在香港與不同群體的人士展開的對話,圍繞上述兩者之間的關係,介紹不同的聲音和彼此對照的觀點。播客的片段以原來的語言(英語、普通話、廣東話)呈現,文字版則以原文及中/英文翻譯呈現。 我們首先播出兩段錄音,稍後將增添更多錄音片段。歡迎加入這一對話,並發表您的意見和建議!...
2015年9月29日,浙江資深政治異議人士 陳樹慶 、 呂耿松 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分別在杭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庭審當日結束,未作宣判。根據中國的刑法,該項罪名最高刑期為無期徒刑。 陳樹慶的妻子 張東紅 告訴 中國人權: 上午9時,杭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陳樹慶“顛覆國家政權”案,12點20分結束,法庭宣布將擇日宣判。陳樹慶的律師和他本人都做了有力的無罪辯護:律師著重於法理和證據,認為從二者看都不構成犯罪;陳樹慶強調宣揚民主無罪,其所有言行均在憲法保障之內,包括公民的思想、言論、結社的自由。 參加旁聽的張東紅表示,她已經一年多沒有見到樹慶了,看到他瘦了,也有些老了,但精神狀態很好,很自信。...
(收聽播客) “一個歷史話語權的爭奪戰” 這段題為“ 一個歷史話語權的爭奪戰” ,是中國人權播客系列中的一個片段。在採訪中,一位在香港工作的大陸人談了每年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紀念“ 六四” 受難者燭光晚會的意義。 大陸記者: 我是來自內地的,然后在香港住了四年多,然后這是第四次參加維園的這個集會。 我是讀傳媒的,所以也是傳媒工作者。因為我是出生在 1988年,所以在1989年之前,所以我出生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就出生之后長大就知道這個事情。 在內地的時候看過一點紀錄片,但是知道的不是很多,因為沒有相關的書籍可以看。來了香港之后,因為是咨詢發達,所以可以上網去看一些書本,包括一些網站,...
因組織“六四公祭”活動被拘捕的河南異議人士 於世文 ,4月23日接到起訴書後發表獄中感言,他說因為為六四實質性做出了一點努力而遭到起訴感到很榮幸;他將在庭審中保持沉默,因為對他的審判是非法的,他鄙視這場鬧劇式的審判。 於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是廣州支持天安門民運活動的發起人和組織者之一,“六四”鎮壓後,於世文被監禁一年零六個月。2014年2月,於世文、陳衛等人在趙紫陽老家附近舉行公祭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死難者的活動,同年5月,於世文、陳衛夫婦被拘捕(陳衛後被釋放)。 接起訴,於世文發表獄中感言 為六四幾次坐牢都沒有前科,感到很委屈,這一次終於起訴了,我很坦然,也很榮幸,...
編者按:本文 寫 於 2014 年 12 月 7 日 ,即 香港警 方 在金鐘示威區 進行 最后清場 的 前四天。 雨傘運動后向何處去?后現代政治運動的力量在於:成功的標准不再是結果,而是社會的覺醒和集體意識的轉變。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已經在香港形成,一整代的年輕市民已從存在主義的沉睡中覺醒。更重要的是,新的“獅子山精神” [1] ——基於社會公正、公民參與,而不是俯首接受恩賜的經濟利益的精神,已經在香港扎根。 這是11月的一天,我的朋友Jason Y. Ng和我在紐約離洛克菲勒中心一個街區遠的拉面店一邊吃面條,一邊就雨傘運動辯論時提出的觀點。我承認我理解他的心情,...
佔中運動取得極大成功 中國人權 :一般觀點認為,目前雙方在抗議活動陷入了僵局:北京已經聲稱,永遠不會撤回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8月31日決定,而學生則表示不會退出佔中。 你對學生有什麼建議,你認為如何才能走出僵局? 韓東方 :我認為佔中運動已經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遠遠超出我在運動頭幾天的預期,因為北京確實聽到了香港人的吶喊——不要對我說北京對此充耳不聞。他們肯定已經聽到,而如何應對則是另外一個話題。 更重要的是,香港人聽到了自己的吶喊。這對一場社會運動尤為重要。無論是否會出現改變,我們通常希望其他人,尤其是政府傾聽我們的意見。而香港人從來沒有用自己的行動為自己的事情,...
中國人權: 謝謝你抽空接受我們的採訪。現在正是香港人民爭取民主過程中一個重要的時刻,面臨非常復雜的局面。你是香港著名的資深律師,曾經鼓舞了一整代人,包括我們這些一直在國外從事法律工作的人。你是否可以先大致介紹一下目前香港普選所面臨問題的法律基礎? 李柱銘: 30年來,我們一直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運作。我們是在中國對香港基本政策的范圍內爭取民主。中國在香港的小憲法《基本法》中向我們承諾了普選權,但卻拖延了兩次,而且每一次都是五年。 直到最后,我們才被告知可以在2017年普選產生特首。在今年8月31日,北京又決定,雖然香港民眾可以在選舉中“一人一票”,...

頁面

訂閱 民主和政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