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英文書名:《劉曉波、〈零八憲章〉和 中國政治改革的挑戰》
在中共準備召開十八大進行權力交接之時,中國政治最高層正在發生什麼?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高文謙試圖揭開那個通常不透明的黑盒子。 12. 中南海出重手棄薄保黨 2012年9月27日 中共高層在權衡、討價還價半年多後,終於對薄熙來的問題定了性,指他在王立軍事件和谷開來殺人案中濫用職權,並收受巨額賄賂,決定給他“雙開”處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移交司法機關處理。至此,在北京政壇上演的這齣權斗大戲總算告一段落,為十八大的召開掃清了障礙。可以說,如果沒有重大變局的話,薄熙來的餘生大概要在牢獄中度過了。
榮念曾談批判性思維、創造性和呼籲藝術 “天天向上”是上世紀50年代毛澤東對中國兒童的著名語錄——提醒他們要好好學習,為將來的理想奮鬥。 “創造性對社會發展、政治發展和文化發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當然我們說的創造性不僅僅指藝術文化、唱歌跳舞的創造性,更多是指另類思考方式,即批判性思維。我認為,創造性是最重要能量,可以從批判性思維中產生;同樣,創造性也會導致批判性思維。 ”
在沒有民主自由的國度,“喝茶”是想成為一個真正公民的必經之路,“喝茶”通常指因為你的言論或你的公民行動被警察、國安約談,其實多數時候是沒有茶喝的,甚至連白開水都沒有。戰勝“喝茶”恐懼,學會跟專政機器打交道我覺得很有必要,我也是從起初的“喝茶”恐懼到經歷到後來習以為常的。當然這個“喝茶寶典”只是我個人的一些看法,只是把經驗與各位即將被“喝茶”的人一起分享,情況會因為自身和所處的環境不同而異。
2011年4月10日清晨,聚集到香港西區警署前的人們打破了這裡的寂靜。一群藝術家展開大幅綠、白兩色中英文橫幅。當更多的人到達時,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的一名成員開始派發印有「釋放艾未未」的橙色絲帶。一位教授開始分送由同情艾未未的藝術家設計的黑白體恤衫。體恤衫前面印著中文字「艾」、「未」或「來」,背後是英文的「釋放艾未未」。 一星期前,大陸敢於批評政府的藝術家艾未未在北京機場被拘留一事觸發了抗議示威。中國當局在沒有作任何正式指控的情況下,將艾未未拘留了80天。 香港的抗議活動從那天清晨開始,隨後每星期天繼續進行直到六月,這表達了香港人的憤怒和他們對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狀況的關切。...
譚競嫦 :我想先從最初是怎麼想到要在維多利亞公園組織燭光晚會這個問題開始採訪。最開始這一活動是怎麼組織的?誰召集的?目的是什麼? 李卓人 :我們必須從頭談起。1989年,民主運動剛開始時,香港人僅僅被看作是經濟動物。但學生進駐天安門廣場後,香港學生反應強烈。1989年5月,我們有100萬人在香港遊行,僅僅一個晚上就捐了兩千萬港幣(257萬美金)。你可以想像香港對中國的支持。然後,「六四」屠殺使我們認為民主中國最終會到來的希望破滅……大屠殺——坦克進城、機槍掃射、血流滿地——確實使香港人心碎。人們對未來感到絕望,同時對這個政權的所作所為極其憤怒。...
鮑朴(新世紀出版社) :關於記錄的保存,在大陸有一個對比鮮明的例子。我們在做一本關於毛澤東的大饑荒的書,一位香港學者去了大陸幾十個中央和省級的檔案館,在最貧窮的一些地區,他有本事找到小心翼翼保存下來的1960年的有關記錄。在甘肅,有一套設法保存下來的用數碼恢復的1960年的吃人記錄:誰吃了誰,怎麼吃的以及什麼時候吃的。我們的書裡有那個名冊。因此,在大陸不同的是,至少在過去一切都是相當精心保存的,我不知道現在怎樣,因為情況在變化中。他們只是要把它們保密而已,就是這樣。雖然沒有人可以獲取這些記錄,但它們是在那兒的。但現在,人們卻是通過手機打電話,以便不要留下任何的書面記錄。所以我想,...
我想說的主要有兩點,這是根據我自己在管理一個環境政策智庫和我在與大陸的決策者和政府官員——既有在北京中央當局的,也有地方當局的——一起工作中所學到的經驗來說的。
也許大家都讀過在危地馬拉發生的這個故事。在1996年結束的長達36年的內戰中,成千上萬危地馬拉人被國家秘密警察處決或失蹤。多年來,人權工作者一直試圖將那些應對暴行負責的人繩之以法,但他們沒有做到,因為沒有具體證據。2005年,在一家廢棄的工廠裡偶然發現了大量可以證明這些罪行的警方記錄和檔案。這家工廠過去實際上一直是秘密警察的彈藥庫。由於這一發現,後來才能對一些人實施逮捕,把一些兇手帶上法庭——其中一些人實際上已經被關進監獄。 這就是檔案的力量。如果沒有檔案,許多人權工作就無法開展。 我們所說的檔案,指的是由某機構或個人建立起來的、作為公務行為結果的那些記錄。重要的是,以此建立起來的檔案,...
劉慧卿(香港立法會和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我覺得我們有機會聚在一起進行交流非常重要和有益。

頁面

訂閱 民主和政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