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我將與大家分享一些看法,這些看法不是從對更大的政治角度或專門對人權問題進行分析得來的,而是根據嚴重的社會問題,來自於自己從政治上和經濟上觀察中國的方法。
昨天中午,我下樓買熟菜。家裡中飯的其他菜餚都做好了,感覺五味裡缺一個辣。好久沒吃辣了,辣是革命的味道,不辣就不革命,於是就特想吃一份麻辣的「夫妻肺片」。抓了10元錢下樓了。一路上很饞那份久違的麻辣感覺。不料,原本十多元一斤的「夫妻肺片」,突然變成了28.8元一斤,足足翻了一番,而旁邊一個顧客還對我說,早幾個月8元一斤的羊肉現在成18元了,還不止翻一番了呢。 這時其他顧客七嘴八舌地罵起了共產黨: 一個說:「雖然工資是漲了點,但是, 漲的那點工資根本不夠物價漲的呢!」 一個說:「你還好,你還有工資,我們下崗職工才倒了黴呢!沒有了工資,物價卻一個勁地漲!該天刀的,共產黨不是人!」 一個說:「...
盲人陳光誠被中國共產黨逮捕了,其原因就是瞎子比中國的教授心明眼亮。中國的教授不瞭解現代文明的憲政民主,或者瞭解了的也沒有幾位進入了無恐懼感的真正人的狀態,大半都是滅亡了的蘇聯意識形態的布道者,為了巨額堵嘴費而出賣良心的狗奴才。……今之中國的教授們替共產黨欺騙學生,大肆向學生灌輸反自由主義的迷魂湯。……盲人陳光誠卻與中國教授不同,世界在他面前雖是漆黑,但他的心靈是無限光明的,他的社會責任感是巨大的。 陳光誠知道,七八個月身孕的婦女是不能打胎的,強行打胎有違於生理學和倫理學,無異於殺人。人口災難是封建農民的共產黨人的無知造成的,共產黨人過去高喊人多熱氣高幹勁大、人多好辦事,...
一 幾年前,賢斌還在四川省第三監獄(在大竹縣城)裡服刑,一直在外面為他奔走呼號的朋友歐陽懿就正告我,要我寫點關於我和賢斌的文字。我想我實在寫不出。我和賢斌的相識很簡單,並沒有人們想像的傳奇。1993年11月,我在遂寧中學教書。賢斌從秦城監獄出來了,幫他二嫂看守過店面。我常常去和他二嫂聊天,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1968年10月2日 生於四川省遂寧市。 1987年9月 入讀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 1989年4月—6月 撰寫和張貼《胡公託夢記》和《反思中國歷史》等大字報,參加了北京高校的遊行、絕食和堵截軍車的活動。 1989年5月—1991年4月
劉賢斌,四川遂寧人,資深政治異議人士和民間維權活躍人士,被人們譽為「良知的守望者」。他是「茉莉花集會」以來第一個被中國當局重判的人。在過去的20年中,劉賢斌有12年是在牢獄中度過的。 劉賢斌曾投身八九學潮;六四鎮壓後,他挺身而出,和朋友一道抗議當局的血腥屠殺,籌辦地下刊物。1992年,被當局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半。
【吳澤恆】 廣東佛教領袖吳澤恆因於1998年 和1999年建議政府進行改革, 包括增加政府透明度、建立黨外監督機構、制止腐敗等,而被以「非法經營罪」、「擅自發行股票罪」判處有期徒刑11 年;2010年2月獲釋後繼續受到騷擾、監視、恐嚇和毆打。
近年來,為了保障和改善農民工的工作、生活境況,保障農民工子女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國家在戶籍制度、最低工資、集體協商談判、社會保障制度等方面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嘗試,也有越來越多的工人聯合起來,集體抗議資方的霸王條款,但對於普通的打工者,面對物價飛漲,城鄉戶籍制度待遇的差異,以及屢屢發生的勞務糾紛,他們的生活與10年之前仍然沒有多大改善。打工至少能解決溫飽,可它就像一塊雞肋,消耗了他們的所有青春,讓他們變得越來越膽小,沒有希望,也不敢絕望。 原地踏步的群體 東莞南城步行街坐落於新城區中心。冬日,這裡行人稀少,各路品牌服飾安靜地陳列在敞亮的商店。巨幅廣告裡,女人裸露出曲線,男人西裝革履,...
眾所周知,中國政府的預算程序相當混亂。在中國,「預算」這一概念包括:正式合法的預算內資金、官方半合法的預算外資金和非正式的有時是非法的預算外外資金。因此,中國政府的預算是一個由多種來源、不同程度的合法性和正當性交融在一起的複雜混合體。 與中國政府的預算一樣,中國的法律也是五花八門,既有根據憲法制定的官方正式法律秩序,也有在正式法律陰影之下制定的半正式的法律外秩序——其是否符合法律與憲法均值得懷疑。此外,與法律秩序和法律外秩序並行的,人們還可以越來越明顯地看到一種非正式的、「法律外外秩序」正在應運而生。 法律秩序 這裡,法律界定為一種合乎憲法的法律制度。在這種制度裡,...
中國人權: 你是一位很敏銳的中國政治形勢觀察人士。你能不能與我們分享一下對一些重大的社會和政治趨勢的看法? 鮑朴: 如果你觀察一下大街上正在發生的事情,觀察一下政府一直在說些什麼,全國人大做出了什麼決策,溫家寶總理在3月14日全國人大記者會上說了些什麼——中國的政治改革必須在共產黨的領導下進行——還有警方對互聯網上流傳的消息是怎麼反應的——然後,你才會對中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一個全面的理解。 特別是全國人大通過的下一個五年計劃,把預計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幅度從上一個五年計劃的7.5%降到7%;與此同時,健保、社保開支要增加,最低工資也要增加。...

頁面

訂閱 民主和政治改革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