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街頭小販遭到執法人員粗暴對待,激起公民非暴力抗爭,並由此演化成一場「茉莉花革命」。這場「茉莉花革命」,不僅在突尼斯、埃及和平改變了政權,而且還擴大到約旦王國、阿拉伯世界最貧窮的也門、突尼斯的近鄰阿爾及利亞、一黨獨大的敘利亞、海灣國家阿曼,並遠至西北非的毛裡塔尼亞。雖然這些國家在意識形態上不盡相同,經濟發展的程度亦有差異,但都有促使民眾走上街頭抗議的共同點,即專制與腐敗。由此可以得出結論,在當今普世價值驅動的全球民主化進程中,哪裡有專制與腐敗,哪裡就必然會有公民抗爭浪潮隨影相伴。 然而,利比亞負隅頑抗的獨裁者卡扎菲,竟對公民非暴力抗爭大開殺戒,引發全國性的流血反抗...
當中國當局採取行動拘留多位著名維權律師、活躍人士和網民,企圖將中國的「茉莉花革命」扼殺在萌芽狀態的時候,這場初試鶯啼的「革命」其實還只是推特上的傳聞。 1 2011年2月20日,星期天,是中國茉莉花「革命」的第一天,大批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自願的和雇來的保安人員,部署在位於北京繁忙的王府井大街的麥當勞外面,沿街停滿了警車。人們很難從這條繁忙大街上每天熙熙攘攘的購物者中區分出誰是來抗議的——當然,也沒有人高呼組織者擬定的「我們要吃飯,我們要工作,我們要住房,我們要公義」的口號。 2 據信,那一天確實有少數無聲的抗議者到王府井大街去了,只有3人被警察帶走了。 3 警方對這樣一起很可能稱不上「事件...
【茉莉花活動鎮壓】2011年2月以來,多名維權人士被騷擾、任意羈押、被失蹤、被「監視居住」。其中一些已經釋放但多被禁聲,維權人士劉沙沙針對他們的遭遇,寫下此詩。
國外朋友們:感謝你們對中國民主人權事業的大力支持!我作為中國民主黨人,中國人權觀察主席,向你們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謝。本人從1970年開始為中國的民主人權事業奮鬥,在這一年的三月第一次被捕,由此開始,40餘年來22次被捕,三次判刑,坐牢二十餘年,之所以能夠長期堅持終生奮鬥,就是因為我相信,專制、邪惡、貪婪只能使人孤立,使人成為禽獸,只有博愛、正義、奉獻才能把人類連成一個整體,只有這種整體的人類才是我們應當具有的歸屬。我不信神,我不信宗教,但我相信讓一切人得其所應得——正義——其實也是一種神性,準確地說是神聖性。當我們為正義的事業,為人類的共同利益和精神家園而奉獻時,我們就會有無窮的力量,...
呼籲國家主席副主席胡錦濤習近平依鄧小平理論設立政治改革特區 尊敬的胡錦濤主席和習近平副主席: 這是第一次給您們寫公開信,但不是第一次給胡錦濤主席寫信。在通過郵局寄給胡主席的眾多信中第一封是2005年5月我出國做訪問學者之前,那時全國一片崛起聲浪,其中也包含要中部崛起;我在這封信裡用很少的詞說明了為什麼最好把和平崛起改成和平發展,把中部崛起改成區域發展和提到農村問題等。2005年10月我在正在國外訪問,看到國內討論中國的外交不能只是再韜光養晦等,於是我給武大當時的黨委書記顧海良教授打電話,告訴他我有些建議想通過書信寄給胡主席,武大支付了我回國的來回機票。我在10月的這封信裡提出了放膽發展軟實力...
懿明 講述了海濱村莊的村民與決意奪取他們土地的當地政府之間的抗爭。 也許,明年新版的北海地圖上將不會再有 “白虎頭”這個地名。事實上,白虎頭村的土地早在四年前就已經被徵收,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裡的漁民儼然成了政府眼中的刁民。 在過去的三年裡,村民在與政府的博弈中節節敗退,如今的白虎頭村千瘡百孔。在廢墟和雜草中,二十來棟小樓勉強地點綴其中,一切都顯得那麼的悲涼與落寞。一堵政府新修的圍牆把這片敗落鎖得嚴嚴實實。 誰曾想,昔日這座海濱村莊曾繁華一度,上千棟樓房鱗次櫛比,道路上車來車往,慕名而來的遊客樂此不疲地穿梭其間。如今,這一切都成了過眼云煙,不復存在。曾經富足一時的白虎頭人也再度回歸貧窮。...
2010年春,中國人權推出一個網上論壇——公民廣場,為中國的維權人士、訪民以及其他人士提供了一個平台,張貼公開信、聲明、照片、法院和其他官方文件,在網上公開他們的案子。 2010年4月6日,公民廣場上張貼的第一份呼籲就是下面這封河南27個家庭的公開信。他們指稱解放軍第152醫院嚴重瀆職和明目張膽的欺騙,導致了他們家庭成員的死亡或受嚴重傷害。公開信概述了他們家庭成員死亡和致殘的情況。 這些案情令人震驚:一位29歲的青年因胃疼住院一夜被治死;一名15歲男孩因腿骨骨折被治成了智障;一名62歲婦女只因腰疼而被治死。其他一些人被告知得了癌症或其它嚴重疾病,被要求交數千元醫療費,...
李銳、胡績偉等 2010年10月11日,諾貝爾和平獎宣佈三天後,原毛澤東秘書李銳和22位其他中共老幹部聯名發表了一封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公開信,要求兌現中國《憲法》保證的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公開信指出,不僅普通中國老百姓享有的權利比不上香港居民,就連中國高級領導人的言論也要遭封殺,最近溫家寶總理接受美國有線新聞廣播網的採訪被屏蔽就是證明。公開信提出了8項具體要求,如:允許突破中共黨史研究的禁區,允許媒體完全獨立,允許香港和澳門的書籍報刊在大陸公開發行,允許互聯網言論自由,等等。 這封公開信貼出幾天後,獲得近500名各界人士簽名支持。公開信表明,...
http://www.hrichina.org/public/resources/CRF/2010.04/CRF2010-04-net-01.png" style="border-top-color: rgb(51, 51, 51); border-right-color: rgb(51, 51, 51); border-bottom-color: rgb(51, 51, 51); border-left-color: rgb(51, 51, 51); border-image: initial; border-top-width: 1px; border-right-width: 1px...
一位中國問題學者就中國官方對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反應,和對一股推動政府更透明、更負責的不可阻擋的國內力量發表了看法。 中國人權: 你是一位很敏銳的中國政治問題的觀察家和評論家。雖然你表示你的研究主要並不集中在人權方面上,但是許多你所關注的議題跟人權問題是有關係的。能不能請你談談中國政治中哪些議題或問題是直接與人權有關的? 裴敏欣: 人權這一概念可以被很廣泛地界定,在我所關注的事情中有些確實跟人權有關。比如,我對腐敗問題很感興趣。表面上,腐敗似乎和一些黨政幹部的貪婪有關,但如果深入觀察腐敗案件,就會發現權力被濫用,導致侵犯普通公民權利。一個簡單的例子就是對城市居民住房的拆遷。...

頁面

訂閱 民主和政治改革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