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孔靈犀 一位年輕的活動家、發明家分享80後一代年輕人的歷史使命觀。 一 成長在新時代的我們,目睹著國家在經濟建設上取得的巨大成功,體驗著網絡時代快速傳遞的信息與資訊,我們沐浴著生活中的陽光。廣播、電視、報紙與新聞讓我們憧憬,讓我們懷疑世上是否還有更美好的地方。都市的歌舞昇平、娛樂八卦與美日韓劇,手中不間斷的短信、臉書與推特,我們彷彿是最幸運的一代,被寵壞的我們不關心國家、社會的發展,也因此被上代人認定是“自私、冷漠、不負責任”的一代。 可是懵懂的我們開始尋找生命的意義和出路時,卻遇到各種踐踏法律和文明準則的殘酷現實。我們被脅迫適應著用逃避現實的空虛來裝載教育的失敗,...
兩位香港立法會議員就香港在促進中國大陸政治體制改革進程中起的作用發表看法。 中國人權: 何先生,我想請你簡單介紹一下你自己。你是一位活躍的香港立法局議員,也是人權活躍人士。你建立了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目前你還組織參與了一項絕食活動。你能不能談談怎麼建立起這個非政府組織的,這個組織的目的及其重點工作是什麼 ? 何俊仁: 我是從關注中國的維權律師開始的,比如像高智晟。2006年,我通過一位記者的介紹在電話上和他交談才有機會認識他的。他當時正好在舉行絕食活動,抗議維權人士郭飛雄遭廣東警方毆打,嚴重受傷一事。實際上,當時我密切關注中國的維權運動已經有幾年了。我非常支持他的絕食抗議活動,並決定加入。...
《 劉曉波文集 》,劉曉波著 劉霞、胡平、廖天琪選編 (2010年12月10日) 中文精裝,296頁 新世紀出版及傳媒有限公司國際標準書號:978-988-19430-4-0 摘自《導言》: 為了便於一般讀者領略劉曉波思想之精要,獨立中文筆會的幾位同仁商議,決定選編一部劉曉波文集。
[English / 英文] 杭州市公安局: 中國公民吳義龍、陳樹慶、朱虞夫、毛慶祥、祝正明、王榮清,為了伸張權利呼籲政治體制改革,特向貴局提出遊行集會申。 一、申請理由 六位公民在1998年及之後的籌組中國民主黨活動中,被杭州市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先後分別判刑入獄,法院在計算刑期時,沒有依照有關法律法規將以上六位公民應計的失去自由的時間,折抵刑期。 六位公民在法院審理此案期間和其後分別提出上訴、申訴。已經窮盡各項權利主張途徑。故此,提出遊行集會的請求,以實現權利救濟。 六位公民認為:六位公民的權利之所以被侵害(見附件),被侵害的權利無法依司法途徑獲得救濟,...
艾米·加茲登 前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和勞工局特別顧問,詳細講述了中美官方法律改革交流計劃的由來以及過去10餘年來這一交流所發生的變化。 中國人權翻譯 1997年至1998年的美中峰會:從人權到法治? 1997年美中峰會結束時,克林頓總統和江澤民主席在聯合記者會上引以為傲地宣佈兩國將通過新的方式就雙方共同關心的議題進行合作。之後,美方官員竭盡全力強調了這次峰會的歷史重要性。8年前,美中元首級會晤因天安門鎮壓而中止。1992年,當時的總統候選人克林頓曾嚴厲批評老布什總統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對中共政權實行的綏靖政策,他在當選總統幾個星期前還發表了著名的“北京屠夫”的聲明。但是,...
國際特赦的凱瑟琳·巴伯爾和科琳娜-芭芭拉·弗朗西斯,國際人權聯盟的安托萬·馬德林,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的文森特·梅滕,人權觀察的芮莎菲,對歐盟—中國人權對話進程進行了評估。 中國人權翻譯 一些政府已經推出了以閉門為主的雙邊進程作為其在人權問題上與中國進行接觸的一部分。歐盟與中國的人權對話於1995年開始,1996年春中斷,1997年11月恢復;通常每年舉行兩次,在歐盟主席國首都和中國的北京輪流進行。在對話舉行的同時召開專家和學者研討會,研討會的主題有廢除死刑、批准和執行國際公約等。此外,一些切實可行的合作項目,包括律師培訓、支持殘疾人的權利等,也得到開發,有些仍在進行的項目已有十年之久。
劉曉波 2005 國家由它的民眾構成,民眾是一個國家的主體,也是國家主權的來源和國家利益的擁有者。在一個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權力來自民眾的授予,政府靠民眾血汗養活,政府或執政黨僅僅是國家的公僕而非國家的主人。政府必須真正地而不是口頭地把民眾當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當作民眾公僕。所以,政府的首要職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務,無論是權力和國家財政,都必須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國家利益必須具體化為民眾的利益,最終具體落實為個人的安全、財產、自由和民主等諸項法定權利。 總之,尊民愛民、特別是尊重和保障民眾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評、甚至反對政府決策的權利,...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後毛時代的中共政權,雖然獨裁依舊,但並不狂熱,而是理智的獨裁,越來越精於利益計算。特別是六四大屠殺後,任何努力都無法緩解中共意識形態的急遽衰落,加上跛足改革帶來的惟利是圖、普遍腐敗和兩極分化,更使政權的合法性危機雪上加霜,以至於,即便是獨裁化民族主義的煽動,也無法真正凝聚民意民心。所以,中共維持政權的主要方式只能乞靈於經濟高增長和利益收買。沒落的帝制傳統、腐朽的拜金主義和垂死的共產獨裁相結合,演化為那種最壞的掠奪型資本主義和現行的灰色統治方式,極端機會主義的統治也使今日中共獨裁呈現出模糊多面的特徵。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2005年10月19日,中共國務院新聞辦於發佈了《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白皮書。儘管這是中共掌權後發表的第一份關於民主建設的白皮書,但除了白皮書的公佈本身之外,其內容毫無新意。 白皮書的核心內容是關於“國情論”、“黨權論”和“中共英明論”的論證。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經過了二十多年的改革,由於中共在政治上的權力自私,也由於民間力量的分散,短期內還看不到足以任何改朝換代的政治力量,官權內部看不到戈爾巴喬夫或蔣經國式的開明力量,民間社會也無法聚積起足以抗衡官權的政治力量。所以,中國向現代自由社會的轉型過程,必然是漸進的曲折的,時間的漫長也可能超出最保守時間估計。 同時,相對於中共政權的強勢而言,民間社會仍然弱勢,民間勇氣不夠及其心智還很不成熟,民間社會還處在最初的發育過程之中,因而也無法在短期內培育出足以替代中共政權的政治力量。在此情況下,中國政治體制及其現政權的改變,任何急功近利的計劃、綱領乃至行動,...

頁面

訂閱 民主和政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