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論自由

廖亦武 2010年3月 我竭盡了全力,很遺憾。我仍然抵達不了德國,抵達不了科隆文學節為我安排的朗讀會現場。 我身心疲憊,但我還是要對大家說謝謝。 我特意給大家寄去我創作並演奏的歌與簫。你們已經聽見了吧。 不是中國笛子,是中國洞簫。笛子是橫著吹,洞簫是豎著吹,洞簫的身長是美洲印地安人骨笛和原始非洲人豎笛的兩三倍,在古代,用來招集孤魂野鬼。 我在監獄內學會吹簫。我的師父是個84歲的老和尚。當我進去時,他已經在裡面住了很多年。這個與世無爭的僧人,犯的也是一種古老的罪——反革命會道門——會道門是存在於中國偏僻山區的秘密組織,源頭可以上溯到幾百年前的清朝,宗旨是反抗異族的政權——老和尚因受鄉民的擁戴,...
劉曉波 2005 國家由它的民眾構成,民眾是一個國家的主體,也是國家主權的來源和國家利益的擁有者。在一個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權力來自民眾的授予,政府靠民眾血汗養活,政府或執政黨僅僅是國家的公僕而非國家的主人。政府必須真正地而不是口頭地把民眾當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當作民眾公僕。所以,政府的首要職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務,無論是權力和國家財政,都必須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國家利益必須具體化為民眾的利益,最終具體落實為個人的安全、財產、自由和民主等諸項法定權利。 總之,尊民愛民、特別是尊重和保障民眾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評、甚至反對政府決策的權利,...
2009年12月10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對劉曉波提起起訴當天,中國大陸165名《零八憲章》簽署人在互聯網上發表聯署聲明,表示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這一案件的組成部分,他們願意與劉曉波同擔刑罰。這一倡議立刻得到了《零八憲章》簽名人的熱烈響應,截至2009年12月28日,劉曉波的生日,也是劉曉波被判刑11年後的第3天,國內的簽名人數已達520多人。 《零八憲章》網站 和 中國人權網站 刊登了到2009年12月28日為止的全部簽名名單。願與劉曉波共同承擔責任的網上籤名活動一直在繼續中,並獲得越來越多的簽名支持。以下是這一聲明: 我們願與劉曉波共同承擔責任 我們作為和劉曉波先生一起共同起草或簽署《零八憲章...

頁面

訂閱 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