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問責

New!
2021年,香港當局以防控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為由,連續第二年禁止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年度燭光守夜活動——香港人自1990年以來,每年6月4日都聚集於此,紀念在1989 年民主運動中遭“六四”鎮壓的受害者。警方還向全市派出了7,000名警察,以防止人們“非法”聚集。但香港人找到很多方法來繼續進行紀念活動——把點燃的蠟燭放在消防栓上;在牆上塗鴉;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等等。 以下是2021年6月3日至4日攝自 香港 街頭和 紐約市 的紀念場景。 香港 華盛頓廣場上紀念六四的橫幅,紐約,2021年6月4日 中國人權職員紀念六四死難者,紐約市,2021年6月3日
New!
32年前,中國共產黨的強硬派面對人民的呼聲做出鎮壓的冷血決定,動用軍隊與人民為敵,殺戮和殘害手無寸鐵的和平抗議者,壓制中國公民要求為建設一個健康的社會創造基本條件——廉潔政府和政治自由化的呼聲。抗議者和旁觀者被服從上級命令的士兵射殺,有的頭部、有的胸部、有的背部中彈;有的被追進衚衕後被用刺刀刺殺,還有的被碾死在坦克下。 鎮壓期間,有人目睹到這樣一個場面:一群人淚流滿面地抬著一個年齡不會超過10歲的男孩的屍體,男孩身上滿是槍眼,臉色慘白地躺在那破舊的木板上,人們把他的屍體置放在一隊軍車前併發出憤怒的聲音。該男孩叫呂鵬,才9歲,是迄今為止已知最年輕的「六四」受害者。...
New!
以下引言來自因參與2020年在香港維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晚會活動而被起訴或被定罪的香港人。
New!
心情沈重,2020年我們群體又有兩位難屬去世,離世難屬增加到62位。 陸玉寶( 陸春林 的母親) 1989年「六四」慘案遇難者陸春林,男,27歲,系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86級研究生。1989年6月3日夜,在木樨地被戒嚴部隊射殺,子彈從後背擊中肝臟,背部留有一個彈孔,子彈未穿出,屍體送到阜外醫院。臨終前,將身上證件交給行人送回學校,由校方領回屍體火化,骨灰葬在江蘇老家自家桑園內。 陸春林的母親陸玉寶,2019年10月因摔跤,顱內出血,送至醫院搶救。後回家由女兒和女婿照顧,終因病情嚴重,年老體衰,於2020年1月去世。由於疫情,他們沒有告訴我們,我們是在2020年年底才知道她在年初已經離世。...
New!
中國人權按 :在「六四」慘案32週年之際,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 中國人權 發表祭文《我們的信念與堅守永遠不會改變——「六四」慘案三十二週年祭》,以及兩名難屬逝世的《公告》。祭文內容如下: 我們的信念與堅守永遠不會改變——「六四」慘案三十二週年祭 天安門母親 1989年6月4日,和平時期,在執政當局領導和指揮下,中國人民解放軍肆無忌憚地在首都北京十里長安街上出動坦克、裝甲車以及真槍實彈的士兵向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北京市民開槍、碾壓、甚至毀屍滅跡!使得一些遇難者家庭當親人離開家後,再無任何消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 這一毫無人性舉世震驚的慘案,令人瞠目結舌,無法接受。...
「天安門母親」創始成員丁子霖委托 中國人權 發表《致友人》公開信。全文如下。 致友人 本人在此衷心感謝各位朋友在我們親人遇難後的30多年漫長期間內所給予的人道救助,尤其是在我1994年初曾以個人名義向國內外友人發出過人道救助呼籲以來,迄今爲止未曾中斷的救助。 現如今絕大多數遇難者的老父母均已謝世,遺孤們也已長大成家就業。是你們的義舉幫助我們這些蒙難家庭度過了最爲艱難的時刻。 目前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肆虐,大多數的捐款者也已年届退休。因此,我懇切地請求你們中止給我們難屬——天安門母親群體人道捐款,這項人道救助活動早就應該畫上完美的句號了。 我將永遠銘記你們的愛心,幷堅信你們的義舉必將爲歷史銘記。...
中國人權 與23個非政府組織及人士一起,聯名致信美國總統拜登,促其政府將人權作爲對華政策的中心,因爲「對中國政府在國內外大規模侵犯人權的行爲所采取的措施需要進行根本改變。」以下爲 中國人權 翻譯的聯署信的中文譯文(英文原文: 點擊這裏 )。 2021年2月17日 約瑟夫·R·拜登 美利堅合衆國總統 白宮 賓夕法尼亞西北大道1600號 華盛頓特區,郵編20500 關于:以人權爲中心制定對華政策 尊敬的拜登總統: 我們代表24個致力于促進中國尊重人權的組織和個人寫信,促請您的政府將人權作爲對華政策的中心。我們知道新政府正在審議對華方針,我們注意到幷且贊同您的 言論 ,...
  • Margaret Ng Ngoi-Yee - Studio Incendo
香港資深大律師吳靄儀,前立法會議員,因組織和參加2019年8月18日「未經批准集結」而與其他八名活動人士一起被定罪,包括黎智英(Jimmy Lai)、李柱銘(Martin Lee)和李卓人(Lee Cheuk-yan)等民主運動領袖。吳獲判緩刑。在2021年4月16日法庭陳詞中,吳指出:「法律必須爲人民服務,而非人民爲法律服務。」這是其陳詞原文及中文譯文。
彈指之間,已是一年; 過去的冬天,藏滿了武漢人的心痛; 來臨的春天,溢滿了武漢人的哀思。
自古人生誰無死?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手頭這些關於中國艾滋疫情的真實資料被湮沒。我這次外出,是為了不讓艾滋病人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病例白費。自 2009年走出國門至今,十年多了!我與骨肉親人陰陽相隔或天各一方,思之愴然。萬里西風夜正長,斷腸人在天涯!

頁面

訂閱 政府問責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