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New!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期間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余文生律師是北京人,卻被關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兩年多來,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傳喚審訊三次。2020年5月,“兩會”召開前夕,許豔家再次被員警在其樓下平房上崗。下文為許豔於今年“兩會”開始日(5月21日)發出的被騷擾請求關注的資訊。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被維穩上崗 余文生律師2.5年生死未蔔、久拖不判;...
7月17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的代理律師張培鴻前往成都市看守所申請會見未果,但從檢察院得知,王怡案已於7月15日送檢,除原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之外,又被加控一項“非法經營罪”;王怡目前瘦了不少,但是精神狀態不錯。 2018年12月9日晚,成都警方大規模抓捕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教會創辦人王怡牧師夫婦、長老、同工等逾百人被警方帶走,其中半數很快獲釋,但許多人仍被關押幾天到幾個月的不等時間,王怡和妻子蔣蓉都被當局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蔣蓉於2019年6月11日獲保釋後被監視居住,但王怡和教會其他4位成員仍被當局秘密監禁,不被允許會見律師。 王怡案信息更新 張培鴻律師 今天(...
在服滿兩年刑期後,著名維權律師 江天勇 本應於今天獲釋,但在國際社會的密切關注下,他卻再次失踪,前去接他的父親和妹妹也同時失踪。前往位於新鄉市的河南省第二監獄迎接他的支持者被告知: 江天勇被接走了 。 據江天勇妻子金變玲發的推文說,江天勇的父親和妹妹在2月27日下午由三名國保人員「陪同」從河南信陽老家出發前往新鄉,下午5點20分家人與他們通過話之後,再沒有他們的消息,兩人的手機一直關機。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國際社會萬萬不可接受中國正在施行的極權主義計劃,不能只把它看作是另一個鎮壓階段。只有在一個持續踐踏人權和人類尊嚴的無法無天的政權中,才會有人因合法行使權利而受到監禁,...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師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常伯陽、謝陽到辦案單位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進展情況時,辦案單位向兩位律師宣讀了一份其稱是余文生親筆簽名的解聘律師、由自己另行聘請律師的聲明,並當場宣布辯護人喪失辯護資格、辦案單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兩位辯護人發表聲明指出:根據《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託關係的,辯護律師可以要求會見當事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故辦案單位宣讀的《聲明》不對辯護人產生法律上的約束力,辯護人將一如既往地履行辯護職責;鑑於本案的管轄權已經變更為徐州市公安局,懇請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師的執業權利,...
無論你認罪或是不認罪,家門永遠為你敞開!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審看為為你頒發獎章的時刻。有沒有那獎章,我不在乎。在我們結婚二十年的時間裡,你的良善,正直,憐憫,對公義的尋求,我都知道。我為你繼續呼籲,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湖北維權人士、《民生觀察》網站創辦人劉飛躍的辯護律師文東海在會見後通過檢察院了解到,劉飛躍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隨州市公安局已補充偵查完畢,於2017年8月8日再次移送隨州市檢察院,但增加了一個罪名指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律師得知公安局在結束補充偵查後仍提審劉飛躍,指此為非法。 劉飛躍於2016年11月被刑事拘留,12月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今年5月被起訴到隨州市檢察院,7月檢察院將案件退回隨州市公安局要求補充偵查。 劉飛躍被隨州警方增加一指控罪名 國內信息 2017年8月16日 2017年8月15日劉飛躍的辯護律師文東海會見後通過檢察院了解到,...
福建維權人士吳淦(網名“屠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於8月14日上午在天津市二中院秘密開庭,法院附近戒備森嚴,20多名聲援者在天津被抓、被失聯,數名外媒記者被帶離。 吳淦案秘密開庭,20 多名聲援者被抓,外媒記者被帶離 國內消息 2017年8月15日 8月14日吳淦案開庭,在天津被抓和失聯的聲援者名單如下(網絡綜合信息): 王荔蕻、劉星、丁玉娥、朱承志、岳三哥、陸聰利、王譯、佩利、李北省、黃懷覺、許光利、凌聖智、何家維、季新華、羅漢生、戈平、王金龍、張茂林、劉惠珍、陳燕華、鮑乃剛。 被抓後,一些人被所屬地國保帶回;王荔蕻因心髒病等病重已經回北京住院。 以下信息來自於 孫東生 的微信:...
這首詩是2010年劉霞寫給獄中的劉曉波的;2017年7月14日,劉曉波死於肝癌的次日,此詩由劉霞的摯友在推特上貼出後在網上廣為流傳。 黑暗之路 劉 霞 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會離開我 獨自走黑暗之路 我祈求再現那個瞬間 看看記憶中的畫面 希望畫面中的我 在驚恐發呆的時候 光芒綻放 可是我沒有做到 只是緊緊地握住拳頭 不讓一點點力量從指尖流走 2010年
從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叱吒風雲到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孤獨離世,劉曉波的命運絕不僅僅反映出中國民主的困境,它也是對世界的警報。 28年前,誰能想像到今天的世界竟變成這般模樣。照這樣的趨勢下去,28年後的世界不堪設想。喪鐘為誰而鳴?但願劉曉波之死能成為扭轉的開端。
2017年7月2日,居住在廣州的江西維權人士劉少明被廣州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3年。 劉少明是1989年民主運動的積極參加者,近年來除參與公民圍觀外,還關注珠三角勞工事務,幫助工人維權。 2015年5月29日晚,劉少明從廣州的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帶走,兩週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2016年4月15日其案在廣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未作宣判。 劉少明的刑事判決書(影印件,共 9 頁)

頁面

訂閱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