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香港員警以前是非常優秀文明的執法部隊,但現在已淪為港共政權鎮壓機器,面目猙獰,殘暴兇狠,形同德國納粹党衛軍。維持了30年的維園萬點燭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壓,但我們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會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維園,那就讓我們在自己身在之處,燃起一枝燭光吧。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慘案31周年。我們不會忘記31年前的慘案。和平時期,中國政府出動標榜為「人民子弟兵」的國家軍事力量,動用坦克、裝甲車在十裡長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軍隊無視站在馬路邊上的人群隨意開槍,甚至當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在西單六部口,軍隊先噴射含有抑制人神經作用的毒瓦斯讓人們失去意識並出動坦克碾壓人群。這樣慘無人道的血腥場面舉世罕見,絕無僅有! 1989年的學生運動從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鎮壓,學生們始終保持著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與政府對話。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學生外,...
——六四已經在香港開始了。殺戮在悄悄蔓延。這個時代的武裝鎮壓,採取的不會是坦克上街。這個時代的六四,是把一個主要鎮壓事件分散成無數個看似更小的事件。實際上,如果六四的模式是常規戰,是主戰場的硬碰硬,那麼當代的鎮壓,模式就是恐怖主義,就是逐漸升級、分散化。
——“六四”三十一周年來臨前夕,在海外的中國留學生髮起“六四三十一年”公開信連署行動,呼籲年輕一代繼承八九民運對民主價值的追求,同時表示不承認中國政府執政地位,強調人民有選擇的權力。
2019年12月28日,「天安門母親群體」在京部分難屬提前舉行了2020年新春聚會活動。難屬們回顧了2019年紀念「六四」慘案三十週年的活動情況,還特別提到尤維潔自提供家庭地址後幾年來唯一一次收到香港市民給難屬寄來聖誕卡之事。難屬們表示,雖然隨著歲月流逝,他們正在逐漸老去,但是信念不會改變,將繼續堅守「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不會退縮。
2019年又有三位「六四」難屬和一位傷殘者因病去世,迄今為止共有59位難屬和傷殘者離世。看著這些被無辜打死的年輕生命,看著這幾位為尋求正義和為親人討回公道而堅守三十年,耗盡生命、抱憾離世的老人們,敢問中國執政黨和中國政府,對於1989年在首都北京發生的「六四」慘案還要沉默多久? !這一以政府行為,動用軍隊,蔑視生命,濫殺無辜,嚴重踐踏人權的罪行什麼時候才能依法昭示於天下? !
習近平上臺七年來,倒行逆施,治國無能,強勢應對內外危局,幾乎得罪了社會各個階層,中共政權陷入六四鎮壓以來最嚴重的困境,同時要面對毛、鄧兩個時代所面臨的內外雙重壓力。現在是考驗習是否真有本事,頂住內外壓力,扛200斤走十裡山路不換肩的時候了。
最新的跡像是北京有可能讓林鄭月娥出面啟動香港緊急法,動用「香港警力」平息事態。這樣既可最大限度避免給國際社會造成中國干預的口實,又可在局勢不利時把責任推給港府。這是習近平的如意算盤,也是一場豪賭。習能否度過命中註定的這一劫,讓我們拭目以待。
2019年7月29日,著名的人權活躍人士 黃琦 被 四川省綿陽市中級法院 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 、「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兩項罪名判處12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4年,並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二萬元。輿論普遍認為,這是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對異議人士最嚴厲的判決之一。 「這是中國當局對和平行使權利的維權人士的又一個可以預知、令人髮指的政治迫害,綿陽中級法院的判決凸顯了中國所謂‘法治’的含義」,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它意味著利用法律來懲罰、噤聲、虐待和折磨試圖揭露和解決嚴重社會問題的中國公民。」 黃琦是國內資深的維權活躍人士,曾先後兩次被判入獄,共服刑8年。他創辦的 六四天網 ,...
由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和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主持

頁面

訂閱 六四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