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New!
——唐吉田、刘巍二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人权律师,他们都是公民维权运动里的活跃人物。我们以及经历了那个热切时代的所有人们一道,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即使历经曲折但仍将不远。
New!
——近日香港的坏消息不但接二连三,显示中共在香港问题没有软化,更进一步压迫以至加强洗脑工作。在最黑暗的时刻,我们仍然努力奋斗,我们仍然尽自己的所能,成为压倒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只有抱着这种心态,我们或许才能见到黑暗过后的曙光。
New!
——國際社會因新冠疫情對中國索賠儘管具有法律上的可能性,但實際操作難度很大,成功的可能性較低。但這並不意味著沒有辦法對中國追責、索賠。國際索賠與中國的應對策略和國際社會對病毒源頭以及對世界衛生組織的履職調查相關聯。
據文章,1993年,作者劉小濤的妻子在貴州省黃果樹風景區遊玩時被突然襲來的大水沖走遇難,作者調查得知,此次大水是黃果樹風景區管理處為接待中共最高層直接安排的來自香港和澳門的“減災扶貧考察團”,為使瀑布更壯觀、突然開閘放水而為;該事故至少造成八人遇難(四人姓名被公開)。雖然當地政府有關部門認定該事件是“一起重大安全責任事故”,並承諾要查清和處理責任者,但有關責任者不僅沒有被追究責任,反而很快都升了官,責任單位、責任人及有關部門至今隱瞞真實情況與死亡人數。國內媒體對該事件的報導只偏重民事賠償方面,對其刑事追責的訴求則進行淡化。25年來,為了愛妻的在天之靈得到安息、為了不再有人遭遇相同的厄運,...
本文記述了作者和各地維權人士前往武漢準備申請參加秦永敏案開庭宣判的經歷。一些維權人士在當地就被攔截,而開庭前到了法院門口的則被幾十個特警團團圍住,被用一輛大巴車全部帶到漢口信訪局的大廳裡,並收繳了手機和身份證。 7月11日,資深政治異議人士、民主黨創始人之一、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秦永敏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 秦案申請旁聽記 公民記者 2018年7月11日 10日中午,我和陳國金兄從婁底乘坐G402動車去武漢,準備申請旁聽今天上午九點在武漢中院開庭的秦永敏顛覆國家政權案的宣判。由於不希望引起當局的關注,我們此去沒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過了長沙後,列車員開始查票查身份證,...
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人社部”)依據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萬萬勞動者的“視同繳費工齡”,致其晚年因“工齡歸零”而無法享受自己勞動積累的養老金與醫保待遇,陷於“老無所養,病無所醫”之境。他們為此聯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開其推行此政策的現行法律授權和法規依據的信息,但被以“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範圍”為由拒絕;2018年2月22日,聯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級法院提起訴訟,二中院違反立案時限的規定,接案後拖延不作為,致使本案無法上訴;聯署代表從3月22日起通過北京訴訟熱線多次向北京高級法院投訴北京第二中級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違法行為,但至今沒有任何結果。為此,他們向最高人民法院、...
鑑於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簡稱“人社部”)以“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範圍”為由對千人聯署要求政府信息公開的申請予以拒絕,聯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級法院提起訴訟,起訴人社部不履行信息公開義務,但二中院違反立案時限的程序規定,接案後兩個多月至今不給出是否立案文書。值國際勞動節之際,這些因被政府非法剝奪工齡而陷於“老無所養,病無所醫”、沒有任何“社會保護”的勞動者,對政府剝奪勞動者養老社保權和北京二中院至今違法不立案行徑發出強烈抗議。 “千人公民起訴團”五一抗議書 為此,國內外千人聯名於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兩次向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寄發了《千人聯署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書,得知余文生於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妨害公務罪逮捕,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許豔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遞寄出《政府資訊公開申請表》,要求公開余文生入所時間、體檢情況、是否患病及治療、監室情況、管理制度、提審情況、使用手銬腳鐐的情況等資訊。余文生律師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將其案件轉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師情況通報 —— 余文生律師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請政府資訊公開 4月20日,...
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人社部)依據過時的部門規範性檔,非法剝奪有幾十年工齡的勞動者的權益(將他們的工齡歸零),致使眾多退休者陷於“老無所養,病無所醫”的絕境。因政府不依法律、不遵程式,在用盡所有辦法申訴無果後,國內“工齡歸零受害群體”參與由海外各國華人退休權益協會主導的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投訴政府侵權行為的全球華人連署簽名。該投訴主旨表達了:中國社會保障部門用一個《復函》即“信件”就剝奪一個人工作幾十年的工齡,剝奪一個人的退休權利,這在任何國家都是地地道道的踐踏人權行為!這是違反了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及《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的。隨後,他們還將再次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投訴政府侵權,...
江天勇的辯護律師陳進學致信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第五次要求會見江天勇;此前,陳進學律師和江天勇的另外一位辯護律師覃臣壽共8次要求會見江天勇,該局都以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為由不許律師會見;該局還向律師轉交了一份署名為江天勇的解聘陳進學、覃臣壽律師的聲明。陳進學律師認為,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不允許律師會見的理由不成立;即使是解聘律師,按照《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律師也可以要求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 律師會見江天勇要求書 要求人:廣東律成定邦律師事務所陳進學律師 2017年6月5日,江天勇父親收到你局的通知書,...

頁面

訂閱 法律制度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