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

New!
——唐吉田、刘巍二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人权律师,他们都是公民维权运动里的活跃人物。我们以及经历了那个热切时代的所有人们一道,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即使历经曲折但仍将不远。
被捕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 發文 ,宣告經過她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她的監視居住,並歸還扣押她的物品,但對她如何涉嫌顛覆國家政權仍然語焉不詳,並且威脅她不准公開解除監視居住決定書。施明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當局濫用刑事強制措施,用監視居住限制家屬的活動並恐嚇威脅家屬等株連手段。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律師。 我不是“顛覆犯”了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經過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我的監視居住!長沙國安明知道我跟案件無關,對我監視居住的目的就是讓我不要發聲,...
“新公民運動”宣導者 許志永 的女友 李翹楚 在 推特 上發表文章,詳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沒有合法手續對許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進行搜查、抄家,並以“尋釁滋事”為由將她傳喚24小時的經過。她被戴手銬致手腕紅腫疼痛,在24小時內被訊問3次共約6小時,被貶低人格,被威脅關看守所讓她崩潰,被強迫保證與許志永疏遠關係,被迫忍著經期疼痛在冰涼的監室石板上睡覺,其按醫囑服藥的要求被拒絕。傳喚結束後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國保跟蹤監視。 2019年12月26日開始,中國警方在多地拘留和傳訊了十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許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李翹楚呼籲更多人關注“12∙26公民案...
12月5日,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將于12月9-10日在廣州舉辦“世界律師大會”之際,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特對此次會議發表聲明,指出:一、會議的中文名稱“世界律師大會”與英文名稱“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稱,搶走本屬於“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譯名稱,有魚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盜名之嫌;二、在國際上業已存在多個律師界的會議之情形下,另起爐灶興辦這樣一個會議,毫無必要;三、中國的律協有著鮮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質,興辦這樣一個會議難免名不正言不順之嫌;四、會議主題設置為無關痛癢的微觀和技術層次上的“科技進步與法律服務”避重就輕,回避中國憲政、...
被捕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就《談談我認識的程淵》一文發表 聲明 ,指該文嚴重不實,無視富能機構在公益事業的貢獻,試圖利用資金來源抹黑程淵和富能,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惡意將程淵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進行聯繫、嫁接和影射,嚴重侵害了程淵的名譽權。聲明說,此文所有網帖均匿名並在同一時間段於眾多境外網站發表,有理由相信這是同一黑手背後操縱的令人不齒的網路抹黑行為,目的很明顯是試圖利用輿論對程淵和其他當事人進行未審先判的網路抹黑和審判。施明磊敦促這位自稱為程淵友人的發帖者自行刪除所有網帖,停止侵權行為,並對程淵道歉。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
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實施監視居住已50天,當局至今沒有給出任何其所犯“罪行”的罪證,但卻凍結其銀行帳戶,扣押其各種證件、手機、電腦等物品,致其無法正常生活、無法還房貸、無法為孩子交學費。8月3日施明磊寄出三封控告信,分別寄往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國安廳,但37天過去至今未收到書面答覆。9月10日,施明磊致電長沙市檢察院偵查一處鄧檢察官,鄧檢察官稱施明磊的信8月22日才轉到他那裡,從收到信到回復是三個月期限,他會在期限內回復。施明磊對檢察官說,長沙國安承諾會儘快解除對她的強制措施,解凍銀行卡,歸還物品,但一拖再拖,明顯是在濫用偵查權;檢察官說,...
2019年9月2日 程淵的姐姐程曉娟 在推特上貼出程淵哥哥程浩寫的 《第二次傳喚記》 ,講述他因程淵一案再次被南京中華門派出所傳喚的經過。8月29日晚員警拿著空白傳喚證傳喚程浩,經程浩質問後,員警在“被傳喚人”欄填上程浩的名字,但傳喚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傳喚 ,警方訊問內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發帖為程淵呼籲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傳喚事由和依據,但警方拒絕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絕進食一天,雙方僵持超過20小時,最後程浩被員警抬出訊問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傳喚證,被員警拒絕。 程淵 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程淵、施明磊夫婦 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向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國家安全廳提出控告,要求檢察機關: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終止對控告人的刑事偵查並撤銷刑事立案;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撤銷對控告人的刑事強制措施;立即歸還控告人被扣押的證件、駕照、銀行卡、手機、電腦等物品;依法追究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工作人員採用粗暴對待、威脅的方式訊問、連續長時間審訊控告人的法律責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淵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頭套、手銬,被強制帶到街道辦事處一直審訊到次日凌晨3時左右。其間,國安威脅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編者按:在紀念「六四」三十週年前夕,「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長篇祭文並致中國國家領導人公開信《哭「六四」大屠殺中罹難的親人和同胞們》,全文如下: 一 我們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殺中痛失親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前的十里長街和京城中軸線沿線,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動用機槍、坦克、甚至國際上已禁用的達姆彈,屠殺毫無戒備、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的青年學生和市民。這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奪去了成千上萬鮮活的生命,讓成千上萬個家庭墜入無底的深淵。 這場大屠殺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發生的。好幾年間,北京的許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彈孔累累、血跡斑斑。儘管卅年後,這些罪證已被林立的高樓、...
據文章,1993年,作者劉小濤的妻子在貴州省黃果樹風景區遊玩時被突然襲來的大水沖走遇難,作者調查得知,此次大水是黃果樹風景區管理處為接待中共最高層直接安排的來自香港和澳門的“減災扶貧考察團”,為使瀑布更壯觀、突然開閘放水而為;該事故至少造成八人遇難(四人姓名被公開)。雖然當地政府有關部門認定該事件是“一起重大安全責任事故”,並承諾要查清和處理責任者,但有關責任者不僅沒有被追究責任,反而很快都升了官,責任單位、責任人及有關部門至今隱瞞真實情況與死亡人數。國內媒體對該事件的報導只偏重民事賠償方面,對其刑事追責的訴求則進行淡化。25年來,為了愛妻的在天之靈得到安息、為了不再有人遭遇相同的厄運,...

頁面

訂閱 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