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酷刑

8月11日余文生向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區政府、監察局、檢察院發出控告函,要求調查追究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對余文生虐待及變相酷刑的行為和責任。 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 被控告人: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 控告請求:依法調查追究被控告人對控告人虐待及變相酷刑的行為及責任 事實和理由: 2015年8月6日夜23點多,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八角派出所十餘人(其中兩人穿警服)撬鎖破門闖入余文生家中以尋釁滋事為由刑事拘傳了余文生,無任何法律文書的情況下搜查了余文生的家,並扣押了電腦等物品(已退回)。 余文生在被拘傳的24小時期間,始終戴著手銬(其中前10個小時是背銬),固定坐在鐵椅子上,...
多年來,我讀過約十幾本有關中國監獄的回憶錄,但沒有一本像廖亦武這部細緻而又繪聲繪色的獄中紀實對我產生如此的影響。這本書之所以打動我,應歸結於廖亦武所特有的詩人的才華、作家對細節的敏感,以及他願意傾聽獄友們多彩而悲慘的故事。 世界上只有極少幾個國家,一個人會因為寫了一首詩或拍了一部電影而身陷囹圄,遭受深重的苦難。中國就是這樣的一個國家:那個國度懼怕藝術家;在藝術家對執政黨構成威脅之前,黨必須對他們進行打壓。 廖亦武毫無保留地講述了自己的故事,甚至包括那些使他看起來像一個卑陋齷齪的年輕詩人的醜事。他在參加自己心愛的姐姐的葬禮時,與一位陌生女人發生性關係,喪服散落在地上。...
【中油集團撫順石化公司公安幹警侵權案】因向企業紀委實名舉報中油集團撫順石化分公司某車間主任聶思智的貪污行為,1996年張恆銀被企業公安幹警拘留並被刑訊逼供致殘。十五年來張恆銀要求追究涉案幹警的刑事責任,但未有任何結果。
【倪榕因嚴打入獄案】八十年代初中央開展的「嚴厲打擊刑事犯罪分子」活動,使許多無辜者含冤入獄。福建公民倪榕因在抓小偷的現場被抓,酷刑折磨後被送醫院搶救四天才脫離危險。他不被允許請律師。福建省永安縣(現為永安市)法院秘密審理其案,庭審只進行了兩三分鐘,法官由借來的飲食服務公司的經理擔任,將他以搶劫罪判刑8年。1983年12月4日他被送到云南省嵩明縣四銀煤礦服刑,因一直不認罪並堅持申訴因而沒有獲得任何減刑,1991年8月12日才刑滿獲釋。他從1984年就開始向各級機構申訴,但至今為止,除了收到「申訴材料已經收到,轉交有關單位處理」之類的函件外,其案件沒有任何單位真正去處理。...
毛恆鳳作為一名三個女兒的母親,被警察非法帶走後至今下落不明,毫無音訊,又由於她在勞教所受盡折磨與摧殘,導致渾身傷病嚴重,為此在母親節之際向愛好和平與正義的人們呼籲,請求關注! 2011年2月24日,幾十個安徽和上海警察用蓋有安徽省勞教管理局黑公章的終止所外就醫通知的傳真複印件,把已經被它們折磨得還只剩一口氣、回到家才兩天的毛恆鳳非法從家中帶走後,至今已兩個多月了,沒有仼何相關部門用口頭或書面的方式通知毛恆鳳的家屬有關她的確切下落,更談不上安排會見了。她的丈夫在2011年2月28日寄掛號信給安徽省女勞教所,收信人為毛恆鳳,信的內容是希望她收信後能簡短回信,可讓家人知道她的下落,...
1月18日,胡錦濤將訪美,其中中美兩國關於人權的議題引人關注。就中國不斷出現的針對異議人士的"強迫失蹤"、"酷刑"等,中國多名維權律師聯名發出"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從嚴禁酷刑開始"公開信。 呼籲信全文 根據最近的報導,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曾在失蹤期間遭受殘暴的酷刑虐待。即第一次失蹤十四個月之後,再次失蹤八個多月。我們陸續獲悉,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研究員范亞峰博士2010年12月9日在警方控制下被罩上黑頭套帶往秘密場所並被施以酷刑。 由此我們聯想到某些警務人員的駭人言辭, "落到我手裡,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少跟他廢話,打死挖個坑埋了"。根據報導,警察曾把高智晟的衣服脫光,...

頁面

訂閱 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