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杨子立:公民集体围观行动的募捐经验探讨

May 8, 2014

由于中国公民意识的觉醒,各地一旦发生典型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事情,就会有许多热血公民纷纷前往事发地点,现场支持人权,见证司法公正。为了使得集体围观行动能够持续,往往需要有人来组织募捐,以社会资源更长久地支持抗争行动。

募捐组织者

募捐行动可以由一个人或一个小组来发起。为了具有广泛的号召力,需要发布一份募捐声明书。发起募捐的人通常需要是有一定社会公信力的公民。但是当事情突发,急需社会支援的时候,普通公民也可以承担募捐发起人的角色,不过最好和社会行动中知名度较高一些的积极公民尽快建立联系。

募捐的组织者应该成立一个领导小组,可以叫理事会,也可以叫协调人小组。要考虑的主要因素是政治风险。如果有一个强有力的小组不但发动募捐,而且指挥整个围观行动,当然更容易取得成功。但是这样的组织者面临的政治风险更大,因为围观行动可能被指控涉嫌扰乱社会秩序。况且,往往是大家本来不熟悉的网友中的积极分子在紧急情况下组成募捐领导小组,所以很难形成分工明确、配合默契的团体。

募捐的组织者中,至少要有一个控制募捐帐户的财务负责人,最好还有一个负责到现场附近提供现金服务的出纳。当然,如果能够找到专业的财会人员会更好。

募捐的组织者并不一定要包括围观现场的领导者,但是一定要和现场指挥者保持良好的沟通。在公民围观行动中,募捐是为现场的人权抗争服务的,现场的抗争活动的领导者是整个围观活动的灵魂人物。募捐组织者中的财务负责人不能充当现场指挥者的角色。如果需要去承担这个角色,就要另有人负责募捐帐户。

募捐帐户

募捐帐户可以是财务负责人的本人银行帐户,也可以是由其独自控制的其他人名义开办的帐户。为了减少财务负责人的政治风险,可以用抗压能力比较强,但又不参与实际行动的某个公民开设的帐户。但是这样做的结果一来可能比较麻烦,二来也有帐户资金被财务负责人之外的人控制的风险。所以在政治风险不是很大的时候,利用财务负责人自己的帐户更好。

募捐帐户除了主帐户是银行帐户,还可以公布支付宝等副帐户。副帐户的开户名称最好和主帐户一致,否则捐款者会认为有不止一个人在募捐。

事实上,确实会发生不同的公民团体在同时为一件事发起公民募捐。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捣乱,这些团体之间应该可以互相沟通。如果募捐款项用于同一个领域,那就最好合并。如果不用于同一个领域,比如一个募捐用于支付围观公民的吃住行,另一个用于补偿受害者,那也是可以并行的。但是超过两个募捐帐户同时存在会给募捐者带来困惑。为了避免给人留下募捐是为募捐者本人或小团伙牟利,或者组织活动混乱等负面印象,募捐帐户最好统一。在帐户不适宜统一的情况下,最好在募捐声明中突出本次募捐的特点。

在正式募捐开始的时候,募捐帐户应该清零。这是为了让募捐帐目上的资金不同其他资金混淆。在可行的情况下,单独开设一个账户作为募捐账户更好。

募捐声明

募捐声明是必要的,否则公众无法知晓募捐的背景和相关信息,募捐也就无从谈起。募捐声明中应该介绍发起募捐的背景,并说明募捐方式、募捐受益人、募捐发起人、捐款用途、保障资金不被滥用的措施、募捐期限,募捐目标数额。

围观事件的宣传往往以网络为主,募捐声明也是如此。网络传播的可靠性要比传统媒体差,所以在草拟募捐声明的时候,对背景描述要准确。比如受害人被打伤,最好按照医院鉴定的结果公布。这样做的另一个好处是减少募捐组织者被指控制造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风险。

标明捐款期限是为了募捐结束后,公众不会因为不知道募捐已经停止而继续捐款。标明目标数额是为了表示募捐活动的有限性。一来会降低政治风险,二来募捐目标的接近和实现都有利于鼓舞士气。

由于人权事件的施害者往往有政府背景,所以网络删帖可能会很厉害,这就需要更多的志愿者把募捐声明制作成图片格式不断发布。

除了最初的募捐声明,公民围观团可能需要不断发表声明。这些后续声明最好也带上募捐方式,除非已经停止募捐。

如果募捐达到预定的数额或者日期,应该发布停止募捐声明。停止募捐声明是为了给公众一个交代,除了说明围观事件本身的发展程度,也要说明募捐信息如何查阅和监督。同时,还有一个基本的作用是防止继续流传的募捐声明给公众造成困惑。

制定财务规则

财务规则的制定者应该是募捐发起人。根据以前的经验,应该有如下一些基本规则:

1,通常情况下,募捐帐户(总帐)不应该有现金操作。如果有人要用现金捐款,那就劝他用转账方式,或者用ATM机存到总帐上。此人要是不懂操作技术,可以帮他实现。这个原则是为了防止有些现金没有进入募捐帐户被私人挪用。最后进行财务公开的时候,将总帐的收支明细直接公布即可。

2,集体制定支出标准,由现场的出纳独立按照支出标准执行。如果实际情况是否符合标准不清楚,可以询问财务负责人,由后者决定。

3,对于不符合报销标准的,不应该支付。但是如果觉得需要支付,应该由财务负责人提交给领导小组讨论。可以修改规则,或者做出例外规定。

4,财务负责人可以授权在小额范围内对没有规定的支出(不是明显不合报销标准的支出)决定是否可以报销。这个额度建议是100元到500元中间某个数额。超过这个数额,应该提交领导小组讨论。

5,如果出纳不在现场,就应该有个临时出纳在现场。现场的指挥者不要直接从自己的钱支付,而是由临时出纳根据指挥者的决策进行支付,并记录好账目。

6,具有支出决定权的人一定要事先知晓已经被大家通过的支付标准。

以上这些规则是为了在机制上保障募捐来的公共资金不被挪用,并且可以使得现场有支出决定权的人免除被怀疑滥用资金的嫌疑。有些人可能会觉得遵守那么多规定太不方便,但是只有按一定规则办事才能避免可能的风险,并增强公民行动的凝聚力。

使用捐款支付的基本原则

捐款收支首先应该公开透明。财务负责人在围观行动结束后,应该公开发表一个财务报告,包括收支的数额,以及分类开支明细。在发送给内部的财务报告中应附上作为凭据的报销单。

募捐帐户的公开比较容易。对于每一笔捐款和支出,银行都会有记录,将银行记录打印下来进行公布,并将每笔支出进行说明,就可以做到总账的信息公开。为了防止泄露某些个人隐私,在公布时可以将人名做些技术处理。为了防止篡改,审计者有权登陆银行账户核对所公开的记录是否跟原始记录完全符合。

但是出纳的现金账户无法完全做到这一点。出纳应该将现金流水账每天交给财务负责人保管。财务负责人要尽快审核开支的合规性。现金支出的部分的财务报告,至少要提交给募捐发起人和围观行动领导小组成员。

其次,捐款的支付要体现公平原则。在公民围观事件中,每个参与者的吃住行可能都需要报销。但是有些人不知道报销标准而超支,比如标准是报销硬卧,而他坐高铁,这时候就按硬卧的额度报销比较好。再比如路上的餐费,有些人可能啃包4元的方便面就是一顿饭,有些人去餐车吃的很好。所以对餐费不应该实行报销,而是定额补贴。

根据贡献进行补贴是一项补充原则。有些人在围观事件中贡献较大,于是指挥者希望多给一些补贴。但是如果临机决策的权利太大,就可能影响到公平原则。所以,补贴应该根据某些条件制定标准,作为支付标准的一部分由会计独立执行。在一个围观事件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义工。如果不能明确划分出补贴标准,那就不要补贴,那些贡献大的人会享有更多的荣誉。

还有一项原则是效率。这一点是很多围观事件参与者非常认同的。所谓效率可以理解为把钱使在最有效的地方。但是有不少人把效率误解为用钱方便就是效率,甚至违背一些基本的财务规则也是以效率为理由,这是需要克服的弱点。由于围观事件有许多不确定性,现场的指挥者一般有权决定某项花费,这是为了效率,但是应该由出纳记录清楚每笔钱的用途。效率原则要求节约,但有时候会影响公平。对于自愿的节约值得鼓励,但是在制定支付标准时不宜太低以影响士气。

当然,还有一项最重要的原则就是量入为出。一开始可能支付标准比较低,但是如果募捐顺利的话,可以适当提高标准。

基本的记账要求

公民行动中的出纳,甚至募捐财务负责人往往都不是专业人士。主要是因为目前的社会行动力较强的公民数量毕竟还有限,尤其对于突发事件,专业人士难以马上就位。尤其是公民围观行动既没有报酬又有一定风险,得到专业人士的支持更加困难。但是如果现场出纳符合一些基本的记账要求,就不会出现财务上一团乱麻的状况。

首先,应该有完整的资金流水账。每一笔现金开支应该有日期、金额、事项、当事人、经手人。票据本身会有很多信息,但是如果没有票据,在没有票据的情况下还应该有证明人。如果没有证明人,旅费应该有明确的地点;住宿费应该有旅馆名称;餐费应该有人数。总之,应该把有关的信息记录完整,以便回头整理的时候,避免重复和遗漏报销的情况。

出纳应该将每天的流水账发给后方保存,在有被绑架危险的时候,最好毁掉流水账。每天的流水账应该有收支总结和现金余额的记录。对支出中的预支部分应该单独另册记录,并注意核销。

有时候需要出纳预支一笔钱给某个人去办事。预支的人也要记录好资金支出流水账。一般来说,从出纳那里预支了款项的人不要再预支一部分给别人,除非在出纳那里已经事先说好并且有记录。

避免财务混乱

尽管出纳和财务负责人可能已经尽力,但仍然有可能出现一些重复报销或遗漏报销的情况。如果记账很清楚,遗漏报销的情况容易弥补。要避免重复报销,就不能有太多的资金支付者。对一个活动小组,只能有一个现金支出者。如果他携带的现金不够,应该以私人借款的方式先行支付,在报销后再归还被借人。未向出纳或财务负责人说明的借款不应该报销,而是应该算作私人借款,由借款人报销后归还。

作为资金支出者,其实有义务保管好票据,并记录好支出项目。在没有票据的情况下,应该用笔或手机记录下每笔可报销开支的详细情况。

另外,如果有本次募捐之外的资金支援,除非是对个人的赞助可以直接交给受益人,一般情况下应该交给财务负责人或现场出纳统一入账管理。

即便采取了防治混乱的措施,但往往也难以做到每一分钱都非常清楚。毕竟参与围观的人不是募捐发动者组织前去的,他们很可能忘掉了某些花费,或者有些时间数额上的记忆错误。但是只要出纳在记账时提醒他们努力记忆并澄清,就可以将模糊不清的地方减到最小程度。

许多围观事件参与者都有“干大事者不拘小节”的情结,对于数额不大的金钱持不在乎的态度,所以出纳记账时可能需要足够的耐心去说服他们在没有票据的情况下回忆一些细节。当然如果他们不愿意报销也不用勉强,但如果要用公款报销,就应该配合出纳记录下完整的支付信息。

募捐总结

募捐总结在停止募捐声明中有一部分,但是应该有更多的东西需要总结。首先,要把总账的收支信息完全公开。其次,财务负责人应该有个财务报告,将所有的收支状况向捐款人公开。此外,还应该有内部审核,也就是财务负责人应该将一切原始记录和单据交付内部审核人员进行审计。

除了财务状况,还应该总结这次公民募捐行动的经验和教训,以便后来的公民行动进行借鉴。

本文仅仅是根据建三江公民围观事件的经验所作,而且也局限于整个募捐行动中的募捐相关部分,希望其他朋友能够总结更多的经验教训与大家分享。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0期    2014年5月2日—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