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耿和:与孩子们一起拜见达赖尊者(图)

June 23, 2017

看照片里宝贝女儿的喜乐挂在脸上——6月17日,我们娘仨荣幸地在一天里两次见到了达赖尊者;这是女儿第四次见到这位伟大的尊者。

这张平面静止的照片无法真实反映现场的那种亲切感人氛围。我们刚刚听完尊者的演讲,心灵依然还在两万多人演讲现场的那种激动人心的氛围中。那现场真的是惊心动魄,当时我真的是感觉到,这是只有尊者独特的魅力可以烘托起的宏伟和热烈,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不多的与这种人气般配者。

在尊者身边人员的引导下,我们娘仨走进了尊者下榻宾馆,慈祥的尊者已默默地站立走廊等候我们。亲切、慈祥,一种充满长者魅力的从容,慢声低语的问候,现场那种美妙氛围令人备感亲切、记忆深刻。

中国大陆有一群不能面对光明的人,他们对光明的仇恨和惧怕的反应令人难以置信。不仅他们自己不敢见达赖尊者,还害怕别人见。几万里以外的美国,如果有人见一见尊者,那一定好像踩到那群人的痛处,那种过分夸张的喊痛真的到了十分可笑的地步。这只会让全世界看出他们与正常人存在着怎么样的不同,一脸庄严地展示他们的愚昧和对人性光明的水火不容。不是亲眼经历,真的是不敢相信人和人能有着这么大的不同,人类群体里怎么能有这样完全不知羞耻的种类。

女儿今年的大学毕业典礼,校方邀请到了达赖尊者演讲。女儿为此的激动和兴奋成了学校华人学生中的另类——这正是宝贝女儿出众的幸运,也是我为女儿自豪、高兴的理由。

我们的女儿是自由的,孩子的人格是独立的。她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不需要担心魔鬼的挟制,女儿可以自主自己的灵魂和喜好,她完全不需要装模作样给别人看,更不需要惦记着做假人。那些隐藏在“祖国”黑影子里的邪恶人渣们统治不了女儿独立的人格。让孩子能自主自己的自由和个性,才能让孩子有主见地安排自己的人生选择。

女儿第一次见到达赖尊者,也是在一次演讲中。时间过去了这么些年,女儿每次提起那次亲身经历的时候,两眼烁烁放光,高兴是挂在脸上的。

在整理这段文字时女儿正好在我身边,再次和女儿分享了那次她与尊者见面的情形。

演讲大厅里的一千多人已静坐等候,高贵的达赖尊者一手牵着女儿,一手牵着另外一个小男童。引导者为他们无声地打开了门。女儿说她生命中最震撼的画面出现在眼前。

女儿说“我当时的震惊是意料之外的。我总以为蜚声全人类的这位高贵尊者一进门,必然会出现沸腾的鼓掌欢迎场景,然而眼前的情景让我目瞪口呆,自己仿佛身临了一个别的世界。慈祥平和的尊者牵着我们两个童子的手平静地走进演讲大厅后,我看到,一千多人在无声地起立静立,所有人都庄严注目在尊者身上,我感觉到一种近似神奇的经历:两种奇妙的安静在同一个场里的和谐对接,没有掌声,没有一点不适宜的噪音,在场的每个心灵都能感受到,那是一种震撼灵魂的独特的欢迎和礼遇。我生命里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那种境界的静穆,一种神圣,一种与尊者独特高贵相适宜的静穆与神圣。”

女儿说那次真要像预料中热烈的欢迎场景,就不会给她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她说正是那种千人同心制造了的出奇的静带给她终生难忘的震撼记忆。孩子说在他身边,尤其是在那种场合,让她感觉到了尊者的高贵的高度,说那是只有他才配有的高度。我听得像前一次一样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而女儿也哭了,说“尊者拥有着人类群体中罕有的心灵高度和魅力。”

女儿的讲述让我记起在部队时听到的对藏人的印象。我当兵时是在喀什南疆军区司令部会议楼话务总机任接线员,常有成连队的过路汽车兵入住会议楼西楼。他们是常年往西藏阿里军分区运送军需物资的,中间也有不少同年兵战友。我们这些后勤兵常向他们问起西藏人的信息,从他们嘴里留下了我对藏人很深的好印象。汽车兵们普遍的印象是藏民表里如一的诚实。说部队在西藏路途行进问路和进行露天过夜,从来不要像在内地那样担心上当受骗,从来都不担心夜里会被偷盗和哄抢。说有时在川藏公路跑车,进入藏民区前的夜里宿营需要有三分之一的人武装警戒偷盗,到藏民区后就只需要两三个兵活动巡视,而且防的主要还是过路的内地车辆。女儿对达赖尊者高贵的描述第一次让我感觉到普遍存在于藏民族人民身上那些美好品质的根由。

我向我先生高智晟提到过女儿对尊者的印象,他说:“这本质上还是宗教信仰里生长出的美好,是宗教提升了的灵魂美好的外溢。这就是人类心灵财富和眼睛里财富的高低之别。世界上没有几个人心灵财富的拥有程度能与达赖尊者比。心灵财富能提升人格人性,甚至于神圣化人格人性,这是人类眼睛里的财富永远不能抵达的高度,不论你拥有了多少这样的财富。今天,中共省、部级以上的权贵哪个不是富可敌国,但他们的人格人性已被完全掏空,被一切正常人鄙视,这是作为人最可怕的损失。他们是人群中最卑贱的富有者。人最可怕的穷贱是一个人心灵的无根,生命被愚昧自我限制在一个偶然的生物过程中,成了一个没有永远意义的短暂存在。”

整理这篇文字时,我又专门阅读了《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的西藏部分。从我先生的文字里感受藏民族人民不怕牺牲抗争的高贵人性,更为他们承受的苦难感到难过。在这篇文章的最后,我想引用其中记述西藏人权压迫的文字,来表达我们全家对他们的敬意和声援。

“这些年,中共当局一直在整个西藏乡村执行着非法的高压强控监控计划,这个非法计划正被无限期实施着。人权观察说,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原定2014年结束的‘驻村工作队’计划将长期实行下去。2011年,中共政府开始在西藏实施‘驻村工作队’计划,以防止2008年波及整个西藏的抗议事件重演。该计划从城市抽调2万1千名中共党员干部,至少4人一组,入住西藏的5千个村庄(这极似元蒙时期的‘达鲁花赦’模式)。从那时以来,驻村工作队的中共党徒们对西藏乡村实施了侵扰性的监控,包括询问藏人的政治和宗教态度,强行对藏人进行政治说教,组建党员安全小组,监视藏人行动,搜集信息,并且向藏人施压,要他们公开支持中共,反对达赖喇嘛。驻村工作队花费巨大,占去西藏政府预算四分之一,原定三年结束。这个计划从时间长度和规模及耗费方面上都是惊人的。目前,‘驻村工作队’计划被中共在新疆广大的农村地区复制强制推行已数年之久。

“习近平把政以来,西藏进入四十年来人道处境的最黑暗时期。随着谎言欺骗的日渐失灵,以及与之相适应的藏民族的日渐觉醒,野蛮的暴力镇压成了中共在这一地区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统治’手法。血腥的镇压与血性抗争此起彼伏,牺牲了许多这民族的好生命。一边是不断有血性生命牺牲着,一边是人们近乎死尸般的麻木着!制造这一切骇悚天地、灭绝人伦惨祸的罪犯们,不仅不能受到应有的罪罚,而所到之处竟昂首挺肚,在各个宏大场合被国际政客们热烈媚捧。终于有一天,历史会发出这样的诘问:致这种毁灭天理人伦的罪恶因素,岂独是中共一因!

“2016年年底,随着格桑旺堆(18岁)、索南措(女,50岁)、扎西饶登(33岁)以及多吉次仁(16岁)四位藏人的自焚,使得从2009年以来,在境内藏地自焚抗议暴政的藏人上升至145位,加上境外自焚的6位流亡藏人,共151位藏人自焚,其中包括26位女性。

“每一次于烈焰里烧灭的血性生命,照样也在烧灭着这时代人类的人性品质及人道声誉!”

为英勇的西藏人民祈祷、祝福!                   

2017年6月20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2期,2017年6月23日—7月6日)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