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资中筠:斗室天下开篇致读者

September 28, 2018

日前,我的同名公号被屏蔽,引起许多读者关切,还有人问资老师是否还活着。现在可以告慰诸君,我安然无恙,毛发未损。只要一息尚存,总不能停止思考,而表达的欲望是人的本能。想起多年前有一本集子名为《斗室中的天下》,还有一本集子名《坐观天下》,新公号就以“斗室天下”为名,敬请读者朋友们关注。适逢中秋佳节,祝诸位节日愉快,阖家团圆!

——资中筠

致读者

又和大家见面了!适逢中秋佳节,秋高气爽,祝诸位节日愉快,阖家团圆!

资中筠同名公号日前被屏蔽,这是我的新号,敬请关注。

我自2015年在朋友建议下与时俱进,开了微信公号。最初的主要意图是网上冒我之名的言论太多,开一个自己的公号立此存照。现在把2015年9月发布的开篇语重新摘录如下:

迄今为止,我所有作品都以纸质形式发表,或在报刊,或集结成书出版,近年来与出版社的签约都有电子版,所以网上也有我的作品。但我本人过去从不在网上首发文章。一则可能观念比较保守,总觉得在纸上发表的才算正式发表;二则这些时髦玩意儿日新月异,老朽在技术上难以跟进,也懒得麻烦;三则我写我所思,总想把前因后果、事实逻辑梳理清楚,而不喜欢作碎片化的论断。所以推特、微博我都未问津。后来被动地开了微信,也只收不转(听说这叫“潜水”),怕变成时下的“低头族”,既浪费时间又有害颈椎。

多年前,天涯网站曾赐我以博客号,我就把已经在纸媒发表的文章时不时地贴上去,有时好奇,看看评论,但基本不互动,大约颇令读者失望。后来既然有了电子版,此博客也长久名存实亡了。

但是一段时间以来,发现不少伪造的以我的名义的文章、讲话、“语录”,在各种网络上广为流传。或全部伪造,或断章取义再添油加醋;或乱加耸人听闻的标题,或似乎认为我说话不解气,非要把自己的激烈语言或主张塞到我的嘴里;有人只选其所需的部分结论,弃置全面的论述;甚至在修辞上,我经过仔细推敲、力求分寸准确的语句,被粗暴地任意改换成我正好要避免的文风。

特别是有人钟情于向上进言、喊话,这正好是我绝不会做的。凡此种种令我痛苦,令我恼火,又令我无奈。曾借共识网发声明澄清,但收效不大。方今抄袭、剽窃他人著作成风(我也曾受害)似已法不责众;而反过来,把自己的“创作”强加他人之名,这种侵权不知有何法可以治。由于作者是匿名的,似乎更难追究。我意识到,在这传播一日千里的网络时代,看来我的“不触网”原则是难以为继了。于是接受朋友的建议,决心开一公号,以在这里发表的为准。今后我有的作品还是优先发纸媒,也不排除有的可能先发在这里。有些旧文自己认为还有重发价值,也会陆续发出。再遇到冒名之作,也有一场地可以澄清。

以上是我开公号的初衷。

由于我自己在技术上还是比较落伍,幸得先后有两位年轻朋友在工作繁忙之余为我编发,不知不觉已过去整整三年。三年中发了近二百篇, 新旧文章参半,也包括陈乐民的作品。承蒙读者抬爱,关注数与日俱增,达12w。

同名公号被屏蔽后,引起许多读者关切,还有人问资老师是否还活着。现在可以告慰诸君,我安然无恙,毛发未损。

西哲有云:“我思故我在”。只要一息尚存,总不能停止思考,而表达的欲望是人的本能。另一个本能是愿与人分享,而不满足于自说自话。媒体也者,人与人之间交流之媒介也。所以思想之后是言论,言论之后是出版。拜科技发达所赐,在互联网时代,表达和交流的权利空前平等,一言既出,无远弗届,不可阻挡。当然互联网上免不了泥沙俱下,但是我深信邪不压正,这既是时代进步的产物,也是推动人类进步的途径。我将继续借助这一途径表达我之所思。

本人愚钝,不可能经常有新题材、新想法,也没有倚马立就之才。所以仍然新旧文章交叉发表。长江后浪推前浪,读者换代日新月异,有些已经绝版的旧书中的文章也许还值得重发,以飨新的读者。

我原来懒得起别名,坐不改名立不改姓,就用实名。但是如今原来的同名公号被迫放弃,只得另起新名。想起多年前有一本集子名为《斗室中的天下》,还有一本集子名《坐观天下》,都符合我的生活状况,就以“斗室天下”为新公号名。敬请读者关注。

再次祝贺中秋。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转自新世纪(2018-09-24)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5期,2018年9月28日—10月11日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