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黄之锋:战友被通缉及换届选举取消后想说的话

August 3, 2020

——正如台湾经历长期四十多年白色恐怖,仍然可以争取到民主自由的到来,香港过去一年多反送中运动可见,香港人不屈不降的抗争精神、汹涌澎湃的创意,以及为香港未来无惧打压的勇气及真挚感情,我相信前路荆棘满途、但人心不死。


有些想法,本来想在昨天的国际记者会分享。不过,因为前来中外记者众多,在记招现场挤得密不透气,结果除了自己在后楼梯准备(见图*),在读完声明和简单对答后,也想尽快完结,说话就留待往后再提;不过,因着后来发生了取消本年选举及通缉海外抗争者的情况,也就写写几句,跟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我觉得即使大家在担忧也好,最重要仍是肯定香港人的决心,以致大家的初选投票。的民意无疑,政权是因为惧怕香港人坚毅的抗争意志,方被迫破天荒取消2020年立法会换届选举,并就未来一年的立法会“真空期”提呈人大常委会。

我只希望提醒大家,在预计八月人大再度释法后,到底香港还会否有立法会选举,已经是一个疑问。能够借着选举期间的投票表态,甚至讨论投不投白票,是香港民主派过去曾有的讨论,但大大大大大前提是选举仍存在。

当《国安法》被视为高于《基本法》一样、甚至只能支持,凡反对便很大可能会被取消参选资格的时候,无人知道现时被DQ的、或者曾经批评过《国安法》的民主派现任立法会议员,在未来一年“临立会2.0”,还有几多能人可以选择留不留低。

事实上,林郑昨日记者会上亦暗示,将会检查现有法例如《区议会条例》等,秋后清算民主派初选参与者,即现时担任区议员,同时被DQ参与立法会选举资格的民主派人士,能否完成整个任期?很可能也有不确定性了。

我知道,在官员宣布选举取消,并于记者会声称有可能在下年九月重新举办后,总有民主派的支持者,把所有期望和心思,也押在选举当中。固然,有票当然可以照投,但“大家无谓再呃自己话出面一切系正常,我谂,大家系时候停一停,面对我哋见到嘅现实”。

有别于过往的DQ,这次北京政权连出三招:取消本年换届选举、为真空期释法、以国安法追究候选人;取消的,不再单是个别参选资格,而是整个立法机关,正式向“万年国代2.0”进发,香港渐倒退回数十年前的台湾党外年代。

在亲共派垄断绝对多数下,无论是修改《议事规则》扼杀议会制衡能力,抑或者强推二十三条立法、鸟笼政治方案、万亿明日大屿人工岛等恶法及大白象拨款,甚至引进大湾区居民于大湾区投票,也是未来一年抗争期间,同时需要面对的问题。

同时,黑警亦开始运用《国安法》,通缉身处海外的罗冠聪 Nathan Law、郑文杰、黄台仰、陈家驹、刘康,甚至连长居美国推动《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立法的美国公民朱牧民亦都中招。左报今日透露警方所引用的所谓证据,竟是因为接受外媒访问、社交媒体贴文,足见国安法下罗织罪状、以言入罪、思想箝制将会成为常态。

然而,正如台湾经历长期四十多年白色恐怖,仍然可以争取到民主自由的到来,香港过去一年多反送中运动可见,香港人不屈不降的抗争精神、汹涌澎湃的创意,以及为香港未来无惧打压的勇气及真挚感情,我相信前路荆棘满途、但人心不死。

黑夜骤临,仍与议事堂无缘已是非常其次,因为更严峻的是在《国安法》下个人祸福难料,至今仍支撑着我前行的,其实是对香港人的信心。很荣幸的,自己与香港人参与过去一次、很有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的自由选举,你们给我的每一票民意授权,都是让我前进的动力。

想起阿聪2016年宣传选举的“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743832762434726) ,当时的口号,四年以后来得更加真实,但愿我们可以好好互勉。

*据萧云报导,我临走前向众记者致歉,说下次会找个大点的地方,众记者不约而同轰然答“好呀!”,离开时黄之锋念念有辞嘀咕:“所以呢话我有贝沙湾豪宅系假架。。。”

-----------------------------

支持我向世界展现香港人顽强抵抗的意志:https://www.patreon.com/joshuawong

 

——转自黄之锋 Joshua Wong(2020-08-01)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