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西藏活佛被关押绝食生死不明

September 8, 1997

负责为中共寻访灵童又与达赖喇嘛合作选出灵童,因而遭判刑的恰扎・强巴赤列活佛(Chadrel Rinpoche)在绝密状况下关押於川东第三监狱,因抗议中国政府非法迫害自七月开始绝食,目前生死情况不明,中国人权抗议和谴责中国政府对宗教人士的违法人权侵犯,呼吁国际社会和宗教界对绝食的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给予声援帮助。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知,并且经不同的消息来源核对,确信原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西藏日喀则市札什伦布寺管理委员会主任、十世班禅转世灵童寻访委员会主持人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目前被中国政府秘密关押在大足县川东第三监狱。隶属四川省的大足县离重庆市一百八十多公里,是一个偏僻闭塞山区,不通飞机、火车和轮船,交通依靠数量不多的公共汽车,从重庆到大足县坐汽车要六个多小时。这个监狱历来是中国政府秘密关押有重大影响或十分敏感犯人的场所。毛泽东指定的风反革命集团首犯胡风,曾经在这个监狱秘密关押二十多年,直到胡风释放以后外人才逐渐知道。文化大革命时期独揽四川省党政大权的刘结挺张西挺夫妇,在毛泽东周恩来那里失宠以后,也曾在这个监狱中被关押多年。据说,曾经担任中国共产党副主席的王洪文,也曾经在这里被关押过一个阶段,后来由於严格保密做得不好而转往其他监狱了。这个监狱中甚至关押过中共的国际友一个印度尼西亚共产党的主要负责人,就曾经在这里关押过多年。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现在关押在胡风原来的囚室里。

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现年五十八岁,是中国政府委派的寻访十世班禅转世灵童工作的主持人。他在主持这一对中国政治极度敏感的宗教活动中,与西藏的宗教领袖达赖喇嘛合作,挑选了他们认为符合宗教规定、将成为与达赖喇嘛同样地位的另一个宗教领袖的灵童,并且在一九九五年五月,在中国政府之前由达赖喇嘛向西藏和世界宣布了。一九九五年五月,中国政府将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秘密关押在四川成都,但是对其亲属却说是因为突然患病而留在成都医治。然而中国政府却派遣工作组进驻札什伦布寺,并在报纸上点名批判恰扎・强巴赤列活佛。一九九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西藏日喀则市中级法院秘密审判恰扎・强巴赤列活佛和另外两人,以分裂国家和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判处恰扎・强巴赤列活佛有期徒刑六年,并附加剥夺政治权力三年。据说,这是西藏十五年来判刑和关押的最高级别的官员和宗教领袖。一九九七年四月底五月初的一个深夜,恰扎・强巴赤列活佛被秘密转押到四川省大足县第三监狱关押。

恰扎・强巴赤列活佛关押的地方,被第三监狱的人称为监狱中的监狱。在高墙电网层层围墙的严密包围中,有一块与整个监狱割开的单独小院落,这是川东第三监狱的严管队。严管队是有中国特色的监狱的特殊部份,它被与整个监狱隔离开,由警察和所挑选的受信任的犯人,在不允许与监狱其他犯人接触的隔绝环境里,对狱方决定严加管理进行惩罚的犯人,实施二十四小时极为严酷的管理。恰扎・强巴赤列活佛所关押的地方,还不属於严管队,而是独立於严管队之外的后面小院落,就是严管队的干警也不允许进入这一神秘小院。这种条件和严密的管理措施,都是为了确保在这神密小院中关押的人和情况,即使监狱中的不相干官员,也休想了解知道。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的姓名不许说,从前关押过的许多重要犯人,如刘少奇,就给他起了一个假名字,胡风当年关押在这里的名字叫张光仁。所以,第三监狱的有些干警,至多只知道这里关押了一个带眼镜的西藏人,其级别是副军级的官员,是西藏政协或人大的头头,犯有分裂祖国罪行等等。事实上,这个小院中的人和情况,只有川东第三监狱的政委和一个副政委知道,也只有他们两人才有权进入严管队后面的这个小院子。这个监狱的行政当局,包括监狱长在内,都不可以进入或是过问这个小院内的事情,两个政委是直接受命於北京的司法部,有关小院内的事情也只对司法部负责,他们只接受来自司法部的指令,也只向司法部汇报情况。在这个小院内,还关押了一个由监狱当局特别挑选的犯人,他负责做饭同时也担负监视和汇报等任务。这个犯人自关入小院后,也不允许再离开。从前看管刘结挺张西挺的犯人,是直到很多年后刘张二人保外就医了,才离开小院回到一般犯人的大监号。这个犯人做饭做菜所需要的米面蔬菜等,并不从监狱犯人的大夥房领取,而由一个固定的警官负责到市场购买,通过墙上的小窗口交给犯人。

恰扎・强巴赤列活佛在川东第三监狱受到严酷的监视管理。监狱不允许他与家属外界通信,更不要说亲属前来接见探望了。当然也不准许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离开关押他的院落,或是进行一些活动。恰扎・强巴赤列活佛为了抗议这种虐待和人权侵犯,自七月起即开始绝食抗议,要求至少可以享有中国劳改法规定的犯人的最基本权利。信息来源说,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的身体和情况都很遭,迫切需要得到国际的声援帮助,促使中国政府放弃对他的这种非法迫害。从中国人权得到的最后消息看,无法推断恰扎・强巴赤列活佛是否恢复了进食。中国著名的政治犯魏京生曾经抗议监狱的迫害和虐待,在监狱里绝食一百多天,也没有能够迫使监狱放弃迫害。所以,将近六十岁的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的处境,是令人懮虑的。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和抗议中国政府对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的违法迫害。中国在劳动改造法规和其他有关规则中明文规定,在监狱服刑的犯人,有权每月会见亲属并且通信。如《监狱劳改队管理工作细则》中就明确做了规定。这显然是犯人最基本的权利,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第三十七条也规定:允许囚犯在必要的监督下以通信或会见的方式定期同其家人或名声好的朋友联系,但是恰扎・强巴赤列活佛却被在绝密情况下关押,他应该享有的这些权利都被剥夺殆尽,是极为严重的人权侵犯和迫害。对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的这种关押,也牵扯一个严重的民族问题。在中国强权政治统治下的西藏,是中国诸多不断反抗和获得世界同情声援的民族地区之一,而且是反抗最强烈并最受关注的。中国政府对於西藏,历来是大棒加胡罗卜政策,毫不松懈地运用国家的强大专政力量,严密控制这个地区,唯恐不满的藏人将不满暴发为抗议行动。

恰扎・强巴赤列活佛在藏人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对他如此严密控制和剥夺,就是出於对藏人和西藏地区压制的需要,企图依靠这种压制最终消灭不满和反抗。这当然是中国政府的一相情愿,历史上数百年甚至数千年被压制的民族,不断的重新站立起来,就说明了压制不能消灭不满和抗议,只会制造、最多只能延缓民族间的痛苦和灾难,真正解决问题唯有民族间平等的对话和寻求和解方式。对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的判刑和绝密关押,同样是极严重的宗教迫害和宗教事务干涉。中国政府在宪法和所有的宣传中,都说宗教信仰自由。实际上,中国政府对待宗教的态度,不是当做政治工具就是视为政治敌人。中国政府要恰扎・强巴赤列活佛做它的政治工具,按北京的指挥棒选灵童,恰扎・强巴赤列活佛却按照宗教的习俗与达赖喇嘛合作选灵童。这本来是宗教内部的事务,与中国政府毫无关系,却被中国政府按上了分裂祖国和泄漏机密的罪名,判了重刑不算,而且进行完全封闭隔绝的人权迫害。对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的肆无忌惮的剥夺和侵犯,可以说明中国政府究竟实行的是什么宗教政策。

中国人权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政府对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的迫害,并以各种可能的方式向中国政府施加影响和压力,迫使中国政府做到:重新审理恰扎・强巴赤列活佛一案,中国政府不得干涉西藏内部的宗教事务,撤销将宗教事务定性为分裂国家泄漏机密判决;重新审理改变判决之前,必须首先恢复恰扎・强巴赤列活佛在监狱关押中的权利,如《监狱劳改队管理工作细则》明确规定的:见家属、与亲人、友好人的通讯权利; 向国内和国际社会公开恰扎・强巴赤列活佛的关押情况,允许国际红十字会和其他国际人权组织前往监狱,实地探望了解恰扎・强巴赤列活佛关押中的真实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