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狱警扬言对刘念春“突然死亡”不负责

August 25, 1998

著名异议人士刘念春病情日益危重,狱警说“刘念春突然死亡不负责”,更使亲属十分恐惧,不得不向即将访华的联合国人权高专玛丽.罗宾逊、将要会见中国外长的美国国务卿欧布莱特呼吁求救,中国人权代为翻译并转交信件,也要求为挽救刘念春的健康和生命作出努力。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得刘念春母亲吴惠芬、妻子储海蓝致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美国国务卿欧布莱特的求救呼吁信。她们在信中说,刘念春由於监狱的虐待,身患多种严重疾病,目前病情更出现新的恶化,健康乃至生命处於危险中。虽然刘念春和亲属一再要求监狱当局,依法给刘念春治病和允许保外就医,但是监狱既不允许保外就医也不予以治疗。她们要找北京主管司法的书记,却被便衣警察在闹市区绑架和非法拘禁。与监狱当局交涉,警官居然说,刘念春突然死亡他们不负责。所以,在万般无奈下,刘念春的母亲和妻子,要求 9 月 6 日访华的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9 月份将要会见中国外长的美国国务卿欧布莱特,在访华及会晤中国外长时,敦促中国政府遵循法律,允许刘念春治疗疾病和保外就医。

刘念春是中国老资格的异议人士,民主墙民刊《今天》编辑,和平宪章运动北京召集人,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主要筹办人。他被关押拘禁数十次,两次被秘密逮捕 17 个月,多次在监狱已达7 年。因被警察放纵的犯人打伤内脏,肠内有 4 厘米长的肿块和溃烂。同时还患有下颌骨肿囊、高血压和胃病。监狱劳改队长期不给刘念春检查治疗,致使他健康和生命处於危险中,亲属多年来为此呼吁,并且也饱受迫害。

中国人权已将给人权高专和国务卿的信翻译成英文,分别送交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美国国务卿欧布莱特。中国人权同时也要求人权高专玛丽.罗宾逊、国务卿欧布莱特,运用她们的巨大影响,以及与中国领导人面谈的机会,促使刘念春得到治疗疾病和保外就医的法律权利,并进而促使中国政府切实保障犯人享有法定维护健康和生命的权利,为中国改善人权做出努力。


>


>

刘念春母亲吴惠芬、妻子储海蓝致联合国人权高专玛丽.罗宾逊、美国国务卿欧布莱特的呼救信全文如下:

尊敬的联合国人权高专玛丽.罗宾逊女士∕美国国务卿欧布来莱特女士:

中国公民刘念春目前处境危险。长期以来,他身患多种疾病,得不到医治,病情日益加重。我们 8 月 20 日探视刘念春时狱警表示,“刘念春要是突然死亡,政府就不负责任。”亲属对此万分担懮,恐慌,故诉求於您,切望能够敦促中国政府保证刘念春生命安全和健康。

刘念春今年 50 岁,他於 1995 年被抓后以“扰乱社会秩序罪”被中国政府判处劳教 3 年,后又增延一年。刘念春自 1978 年西单民主墙事件后,3 次因政治原因被判入狱,他在狱中先后已度过了 7 年,身体受到严重损伤。第 3 次入狱以来,遭狱警放纵的犯人打伤,患肿块形成的肠梗阻及溃烂,还患有口腔下颌骨肿囊、高血压、胃病等严重疾病,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治疗。

8 月 20 日,我们到团河劳改场探视刘念春,发现刘念春颈部大片淤血。在追问下,刘念春说是因病疼痛难忍而揪出来的。近来,在刘念春下腹疼痛3 年之久后,又发展到胃痛不能饮食和恶心、脑部和眼部胀痛。

我当即向狱方提出,要求立即予刘念春检查治疗。狱警当面谎称“刘念春没有书面提出。”刘念春则说,“我已无数次向狱方提出治疗要求,无人理睬。”

在探望之后我即向监狱当局交涉,要求查看病历了解病情,并再次提出给予刘念春有效治疗,却遭到拒绝。我因此向狱方声明,“如果由於你们不予或延误治疗,造成无法弥补的严重后果,你们要对此负责。”狱方劳教科两个姓李的干警都反覆说,“刘念春要是突然死亡,我们就不负责任。”我感到十分惊愕,不知两个干警为何说这种话,内心不由得恐惧。

刘念春患有严重疾病,一直得不到有效治疗,这是事实。我们今年 8 月 10 日再次上诉北京市主管监狱事务的政法委书记,谋求政府本着人道精神,依法给予刘念春有效治疗。结果我和 82 岁的婆婆,在北京闹市遭到 5、6 名便衣警察绑架,非法关押我们 10 多个小时。这无疑是在断绝我们为刘念春能够治疗疾病进行努力的各种可能。

因此我们万分恐惧和疑惑。

中国法律规定,犯人的人身安全受保护,生命健康、医疗需要受保障。可是刘念春被剥夺了这些法定权利。我们对在中国寻求解决深感失望,不得已而向您求助。我们知道您 9 月份将访华(欧布莱特国务卿将会晤中国外长),急切期望您能当面敦促中国政府,要求依照中国法律,保证刘念春能够检查治疗疾病,并根据劳改法允许刘念春保外就医,以挽救刘念春的健康和生命。不胜感激!

吴惠芬、储海蓝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