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深圳警察不服被判14年上诉案即将开庭:呼吁关注筹办民主聚会判14年的警察王登朝(附相关文件7/7)

December 27, 2012

【王登朝】深圳市警察、公民权利践行者王登朝,在深圳筹备举行纪念孙中山的集会,宣传全民享受社保、全民免费医疗、全民平等养老的民生主张,于2012年3月8日被警方拘捕。他在被关押8个月后被当局以“贪污罪”和“妨碍公务罪”判刑14年。王登朝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王登朝和他的律师认为这些指控纯属构陷。王登朝曾策划组织上万保安人员工会,轰动一时。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月7日开庭审理王登朝的上诉案,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金星和北京新桥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静林为王登朝担任二审辩护律师。

以下附件包括王登朝案的法律文件、律师的呼吁书及宪政学者陈永苗呼吁关注王登朝案的文章。


呼吁关注筹办民主聚会判14年的警察王登朝

陈永苗

深圳警察王登朝,今年3月初在深圳莲花山公园组织一个宣传民主的集会,被当局重判14年。王登朝专门贷款50万筹办这次民主聚会,这个绝对是全国首创。初步了解印制了大量文化衫,标语,还请人上街派传单,宣传等,原计划集会现场数千人。最近被深圳法院以贪污罪和妨碍公务罪判刑14年。

王登朝的夫人在博客上呼吁说,我夫是个热心善良人士、请各位粉丝关注和声援一下深圳王登朝事件、网上可搜、请众所周告之一下、以想还他一清白、此外、还跪求沙律援助、和富有善心人士的帮助、以便还王登朝一清白、还一六月大婴儿一个完美之家、还我本人一個健全的家。

王登朝的侄女在博客上质疑说,深圳大运电网安保贪污一案,实属是一冤案,既没经手钱,又没私自占有钱,并且还是把钱发放给保安员的衣食住行,怎么能判其贪污??为什么法院不采纳被害人王登朝所提出钱款去向的证据资料?为什么不去找电网工作的保安队长核实工资的发放情况?就草草结案判其14年之久。这个案子到底因为什么才使得王登朝蒙冤入狱?知道的人都很清楚,不知道的人都很茫然!

王登朝购买印有孙中山与毛泽东头像的文化衫以及标语,提倡“民主、民生、全民医保”并运用国父孙中山与领袖毛泽东的经典语言“天下为公,人民万岁”做为号召。从这一些来看,我的政治立场倾向与他差不多。我相信在将来的广场上,民众的民国符号如孙中山,以及毛泽东必成为两个革命符号,而知识分子的胡耀邦赵紫阳,则没人瞧上一眼。马克思说,法国大革命穿着古罗马的服装,我则要说将来的政治对抗,一定会穿上民国的的服装。

只有民国当归,才有一揽子清晰了历史中的敌我关系和当下的敌我关系,把太子党作为当下的敌人,这一巨大政治诉求凸显出来,不可能是“我没有敌人”,也不可能是相信中共的改革。只有民国当归,才能一下子树立“非此即彼”的清晰界限,为民间提供一个现体制之外的选择。政治就像男人追求女人,民间虽然像个穷小子,但是也要明白地说我爱你要娶你,才有机会赢得美人归,而改革派的改革,就像伺候太子党的奴才,并不是政治主体,不具有民间主体性。

王登朝夫人披露深圳警察王朝登被判刑14年消息,想到70后的命运。作为法学院毕业70后,还是有机会搭上分配的尾巴,获得安稳的中人生活,我的同学很多如此。可是我们青春已经埋葬在获得安稳生活的努力中,可我们仅仅作为“套中人”活着?我看到我的同学很有中年精神危机。由于条条块块被分割,被党纪约束,他们毫无政治空间,毫无政治性从政不再作为自我实现的最高领域,官员都是技术性官僚,无法关怀公共性和政治问题。

王朝登也许就是挣扎而进去了。我和王登朝同为法律人,且岁数差不多,就代为揣摩一下他为什么要舍弃比较优越的生活,而舍身返险,我想还是不甘愿为套中人而试图挣扎。

读书杂志八九年前有一篇文章,说,六零后是在风云,而八零后在风月。独独没有70后的面目。我们勉强搭上体制分配的末班车,虽然挤上了,被夹在车门中间,不上不下,半边身子在寒风凌冽中,甚至有的半条腿还在地上拖着前行。以维权律师以70后为主力来说明,我一直认为,律师界资源被老一辈垄断,年轻律师出头无门,是加入维权律师队伍的一个很大原因。成为维权律师,与王登朝搞民主集会一样,是在寻求“套中人”或者垄断体制困境的突破,当下的遭遇是成为政治犯或者残酷打击。  大凡起了先锋作用的,一般是背叛自己所在优越地位的人。1929年施密特演讲《价值中性化与去政治化的时代》中说,一切崭新的,巨大的冲击,每一次革命与变革,以及每一次群顶尖的精英,都来自苦修、来自自愿或者非自愿的贫困,二者所谓的贫困,主要是指放弃现状所带来的安全感。

70后要从边角料变为柱石,依赖于与改革与老一代人完全不同的历史王道出现,这一历史王道是改革产生掘墓人,也就是八零后九零后主宰的,由于70后背叛了自己原来的阵营,结果有机会成了青年的导师。

谷歌搜了王朝登,没找到结果,可14年判决已经快一个月。民间公共舆论的分配,存在地域性不公。好几年来,我一直鼓吹维权的主要战场是二三线城市,把民间政治的主要资源,下放到下面去。与中共的北京上海等用权力手段集中绝大部分资源,相伴生得势民间政治的主要资源也集中在北京上海等核心地带。这是一种被迫的困境,然而并不是好事,如此没有加以改善,实现民间政治主要资源的向下转移,我们的力量注定很小。当下重点之一,就是往二三线城市转移,由核心地带北京上海往地方转移,由关注知识分子的自由,往关注民众的民生幸福。很多人南下广东深圳,去做农民工的工作,就是这样一种历史方向正确的暗流。

南方坐牢的几无人知。如2004年佛山的一个姓陶的,他就和我抱怨坐牢国内无人关注。最近我见到一个在深圳坐牢三年的任铭,也大概如此。北方有公知和中共话语体系,无法格式化南方,如民国因素和来自公民社会本身的政治符号,所以更加疏离。

王朝登是不仅法律人,还是孙中山三民主义者。我发现南方的抗争一般都有民国因素。 就像海潮涌上陆地,注定要退去烟消云散,极权主义和动荡注定无法摧毁公民社会。柏拉图说过,社会从来不会被完全摧毁。它有着自足的根基。民国因素仍在南方诸省强大地存在,南方诸省注重生活,轻权力。民国当归将从南到北,且严格守护权力与公民社会分界。

我呼吁民间政治的主要资源向南方转移加大力度,从关注深圳警察王朝登被判刑14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