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趙常青的法庭陳述:悲劇必須結束!——謹以此辯護詞獻給所有關心中國民主進步的各界人士

April 10, 2014

趙常青在辯護詞中說,當局把他和其他推動反腐的人士送上法庭是在上演一場新的悲劇——不僅是他們和其家庭的悲劇,而且是一場傷害國家、傷害人民、傷害正義的悲劇;從某種意義上講,它還是一場傷及到執政黨自身的悲劇。為了給下一代打造一個健康的、公平正義的製度環境和社會環境,他呼籲大家一起為民主中國而努力。他要求法官在守護公民良知的基礎上,做人民利益的護法金剛,做國家正義的護法金剛,立即終止北京警方和檢方聯袂上演的這場悲劇,當庭宣判他們這些被告席上的國家公民全部無罪釋放。

趙常青“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案於2014年4月10日在北京市海淀區法院開庭審理; 4 月18 日被判處兩年六個月有期徒刑。


趙常青的法庭陳述:悲劇必須結束! ——謹以此辯護詞獻給所有關心中國民主進步的各界人士

尊敬的審​​判長:
各位尊敬的法官先生並人民陪審員:

當我再次被國家檢察官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名義推上法庭被告席上的時候,我知道,一場新的悲劇正在上演。遺憾的是,這場悲劇不僅是我個人和家庭的悲劇,更重要的是它還是一場傷害國家的悲劇、傷害人民的悲劇、傷害正義的悲劇!從某種意義上講,它還是一場傷及到執政黨自身的悲劇!

為了結束這場悲劇,為了心中的良知、榮譽和責任,現在本人必須從國家公民的立場,就檢察官的指控,向各位法官先生做出必要的解釋和說明。

這份法庭陳述的主要內容包括以下四個方面:

一:對我們的逮捕和公訴是對人民和正義的傷害;
二:對我們的逮捕和公訴是對執政黨反腐邏輯的傷害;
三:為了下一代,我們必須為民主中國而努力;
四:必須結束悲劇,以無罪釋放書寫出正義而又光榮的判決。

下面,我將比較具體的展開這份並不輕鬆的陳述。

 

一:對我們的逮捕和公訴是對人民和正義的嚴重傷害

檢察官們指控:從2012年12月到2013年的3月,本人與許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師等人共同策劃、組織了發生在北京街頭的幾次張打橫幅、發放傳單等行為,但奇怪的是檢察官們在《起訴書》中只是語焉不詳地指控我們“利用官員財產公示話題”打橫幅、發傳單,並沒有具體說明我們在橫幅和傳單上究竟書寫了什麼內容。我認為檢察官們的“模糊處理”涉及到本案的最關鍵問題——那就是有意向公眾迴避我們開展街頭化行動的最主要訴求:反腐敗,建設“陽光政府”!

眾所周知,腐敗問題是執政黨建政以來被長期困擾的問題,尤其是自九十年代以來,伴隨著“權貴化改革”的深入,腐敗已經發展成為中共官場揮之不去的惡夢,官僚階層的貪腐,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惡性毒瘤,向整個國家有機體進行擴張,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幾乎成為民間共識。就拿曾經高調“唱紅”的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來說,一方面以毛家傳人自居,舞紅旗,唱紅歌,為《重慶日報》題詞要“堅持真理”,並驅動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等人整肅了包括文強在內的前重慶官場腐敗分子,但是,在2012年的“兩會”之後,人們很快發現:薄、王等人在露出原形之後,也是同樣的腐敗不堪,貪污、受賄、玩女人,樣樣俱全,甚至在某些方面與以前同樣因腐敗而倒台的中共高官陳希同、陳良宇等人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這說明了什麼?說明官場的腐敗已越演越烈,也正因此,在中共十八大“當選”總書記的習近平先生,才會發出“腐敗問題越演越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的嚴肅告誡,他還慷慨陳辭——“打鐵還須自身硬”、“老虎”“蒼蠅”一起打——擺出一幅對腐敗問題要保持“零容忍”的pose(姿態)。

但是,我認為,包括習近平先生在內的歷屆中共領袖在反腐敗問題上都未能超越道德說教與“殺雞儆猴”式的老套路,因而根本無法解決中國社會的腐敗問題,對於執政黨而言,這也是它不得不面臨的最嚴重危機!

但是,這並不是說,腐敗問題就真的無法解決了,真的無藥可治了。近現代以來,人類的歷史經驗表明,根治腐敗問題有很多途徑,其中一條比較有效的途徑就是:公佈官員財產,進行社會監督,建設陽光透明的政府和政治。在當今世界,凡是能夠公開官員財產的國家和政府都是比較廉潔的國家和政府。

正是基於中國官場惡性腐敗的現實,基於“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公民責任感,我們才決定發起一場具有街頭化特色的官員財產公示運動,以幫助執政黨徹底清除腐敗。考慮到新任中共領袖“打鐵還須自身硬”的豪言壯語,我們決定公開敦請包括中共中央總書記、政治局常委在內的十八屆中共中央委員(共205名,薄熙來倒台後,應為204名)以身作則,帶頭向全體人民公開自己及家庭財產,並接受社會各界力量的監督。我們認為,能否公開財產,是徹底檢驗中共領袖真假反腐的“試金石”——以總書記為首的205名中央委員如果敢於向全體人民公開自己的家庭收入並接受廣大人民的監督核實,便是能夠“打鐵”的真“硬漢”;如果不敢公開自己家庭的財產,如果只會拍著胸脯象薄熙來那樣為自己的“個人清白”和&ldquo ;家庭純潔”辯護,那麼,人民有理由懷疑“打鐵還須自身硬”會淪落為新時代的又一次漂亮而又真實的謊言!

遺憾的是我們的街頭化反腐敗運動很快成為曇花一現的一廂情願。儘管我們在中關村、西單廣場等地舉行的反腐活動受到圍觀群眾及網絡輿論的大力支持,但執政黨和政府的回應卻是圍追堵截,並展開了全國性的打擊行動。 2013年3月31日,拘捕了正在西單文化廣場進行反腐宣傳的袁冬、張寶成、馬新立等人;同年四月拘捕了我、丁家喜、李蔚、王永紅、孫含會、齊月英等人,後來又陸續拘捕了許志永、王功權、李剛、李煥君、程玉蘭、、宋澤等人,加上我尚不知道姓名的,前前後後總共在北京抓捕將近20人;在外地被捕的,還有劉萍(江西)、李化平(上海)、郭飛雄(廣東)等人士。在這裡,我要向所有這些為推動中國反腐事業而被捕入獄的女士們和先生們表示崇高的敬意!與此同時,對於有關方面的大肆逮捕行徑,我表示深度譴責和強烈抗議!

是的,我抗議和譴責這種肆無忌憚的非法逮捕行徑!因為這種逮捕行為嚴重的傷害了廣大人民的反腐敗願望,嚴重地傷害了人民利益和國家正義!

眾所周知,人民之所以對官場腐敗深惡痛絕,不僅因為所有的貪腐資金都直接或間接的來源於對中下層民眾的盤剝和掠奪,而且還因為,這種權力尋租,使得廣大的中下層民眾及其後代,在教育、就業、升遷等關係重大的人生問題上,失去了公平的上昇機會和發展機會。一個維護正義和執行正義的政府是絕不會允許自己的人民有這種嚴重的畸形遭遇的。但非常不幸的是,伴隨著中國社會的權貴化改革,國家的一切優質資源(包括機會資源)日益被官僚特權階層所壟斷。與此同時,官場的腐敗也以無法遏制的趨勢向前演進。在此背景下,為了維護廣大人民的利益不受官僚階層的進一步傷害,我們志願者走上街頭開展反腐敗活動,這顯然是符合國家正義和人民利益的,但是,頭頂國徽的警官們卻對我們執行了全國性抓捕,同樣胸佩國徽的國家檢察官們將我們推上法庭被告席,公然藐視廣大人民的反腐訴求,公然踐踏國家正義,這難道不應該被抗議嗎?難道不應該被譴責嗎?不!必須進行嚴肅的抗議!必須進行嚴厲的譴責!

 

二:逮捕我們是對執政黨反腐邏輯的嚴重傷害

在這裡,我還特別想指出的是,當局對我們的大規模拘捕,不僅踐踏了國家正義和人民利益,而且,從執政黨的角度觀察,也深深地傷害了執政黨自身的利益。在座的檢察官們一定知道,中共一直宣稱“為人民服務”是自己的宗旨,歷屆中共領袖都在大會小會上公開宣佈在反腐敗,現任中共領袖更是將腐敗的危害性提到“亡黨亡國” 的高度。廣大人民當然歡迎這種表態。但光有這種口頭宣言是遠遠不夠的。人民對於台上大反腐敗、台下大搞腐敗的遊戲深惡痛絕,人民需要的是言而有信、行而有果;人民需要的是防微杜漸,防患未然。而我們所倡導的通過高官公開財產的反腐模式恰恰能從一定程度上滿足人民對陽光政治和廉潔政府的期望,這無疑是一項深得民心的舉措。但是我們的正義訴求卻遭到野蠻打壓,我們這些心懷責任和良知的國家公民竟然遭到集體性逮捕,警方的這一“壯舉”,象照妖鏡一樣,立即將中共領袖的反腐宣言打回原形,人們一下子就看清了“打鐵還須自身硬”的虛弱本質——它是經不起實踐檢驗的,是“硬”不起來的——這對於執政黨的反腐邏輯當然是一次極大的傷害。人們的推理很簡單:既然反腐敗的健康力量受到警方打壓,那說明當局事實上是反“反腐敗”的,甚至成為腐敗勢力的保護傘。也許有人會說,警察只是任務的執行者,警方後面的決策力量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如果那樣的話,問題就更加嚴重,因為,對我們執行集體逮捕的決策,如果是執政黨領袖集團做出的話,執政黨的執政基礎就會受到極大的動搖,執政黨所謂“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就會被徹底顛覆。人民有理由追問:中共中央到底是在反腐敗還是保護腐敗?如果是反腐敗,就不應該對要求反腐敗的人士進行抓捕;如果保護腐敗,就不該高談闊論什麼“打老虎”、“拍蒼蠅”、“打鐵還須自身硬” 。但問題的關鍵在於:反腐宣教和反腐實踐中的“二律背反”現象真實的發生了。面對我們被捕的現實,執政黨該如何面對全國人民和全世界輿論的正義追問和質詢呢?

當然,從我個人的想法而言,我願意善意地相信中共領袖的反腐願望是真誠的,畢竟中共有8200萬黨員,我相信在這支龐大的隊伍裡有一支健康進步力量的存在,就如這個黨曾經存在過彭德懷、方勵之、胡耀邦、趙紫陽這樣的歷史偉人一樣,至少,我希望中共領袖習近平先生的反腐宣教是真誠的,但問題在於:面對我們被推上國家被告席的現實,作為執政黨領袖和國家元首的習近平先生又該如何解釋呢?又該採取怎樣的措施來證明“打鐵還須自身硬”不是一次“真實的謊言”呢?

 

三:為了下一代,我們必須為民主中國而努力

當然,要徹底根治腐敗問題,僅僅依靠公佈官員財產的舉措是不夠的,更何況,中國的問題不僅僅是腐敗問題。正如各位已經看到的那樣,在我們的國家,存在著長期的官場腐敗,存在著嚴重的財富集中和兩極分化,群體性事件此起彼伏,官民矛盾日趨增長,公平正義日漸淪喪,中華大地正遭遇一場權貴階級縱情聲色、普通民眾如待宰羔羊的危機。面對如此現實,一切心懷良知的中國公民不能不感到憂慮。而這一切不幸的現狀,都是由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嚴重缺席而造成的,誠如在法國大革命產生的《人權宣言》所宣布的那樣:“對人權的無知、忽視或蔑視,是公眾不幸和政府腐敗的唯一原因。 ”要改變這一切不合理的現狀,就必須大力推進中國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事業,只有民主、法治實現了,只有廣大人民對於執政黨、權貴官僚擁有現實的監督力量和製裁力量,我們的國家才會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就我個人而言,自大學時代以來,就在努力為著一個民主中國而努力。早在1989年,我就參加了那場波瀾壯闊的學生民主運動,並因此而接受了秦城監獄的洗禮;1998年,我以獨立競選人的身份參加了所在單位(八一三廠)的縣級人民代表競選,結果竟因此被漢中市國家安全局逮捕入獄三年;2002年,我因為起草《中國公民運動宣言》並從事相關民主人權活動,又被西安市中級法院判刑五年;2009年來到北京後,2010年10月又因為和平集會而被北京警方行政拘留八天;現在我又因為“組織策劃”街頭化反腐敗活動而被推上法庭被告席…… p>

回首往事,我感到一種深深的悲哀和心靈的刺痛,在多次的被捕經歷和監獄生涯中,我曾多次遭遇污辱和毆打,多次被監獄嚴管禁閉,也曾經像奴隸一樣承受重體力勞動並因此而患上肺結核……應該說,為尋求民主理想,我付出了十分沉重的代價;但是,我的這種付出,相對於1989年那些因反官倒、反腐敗、爭民主、爭自由而犧牲在機槍坦克前的大學生和市民而言,算得了什麼呢——畢竟我還活著,而他們則永遠的倒下了。

正因此,我常常感到不安——我羞愧于:在他們犧牲二十五年後,官場之腐敗,比1989年更加瘋狂和猖獗;我羞愧于:在他們犧牲25年後,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仍然只是中國人民的一份理想和願景,而非現實的存在。但是,讓我聊以心安的是:我始終沒有放棄,不僅早在1989年我就為學生遊行隊伍製作了第一面書寫有“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八個大字的旗幟;而且在2002年我起草了《中國公民運動宣言》,強調開展公民運動的重要性;2008年我參與起草並簽署了以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為主要訴求的《零八憲章》;2012年我又和許志永等人討論議定了“新公民精神”(自由?公義?愛),並發起以街頭反腐為標誌的“新公民運動”——在數十年的艱難奮鬥中,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早已結晶為我的生命、我的憲法,早已成為規範我所有政治活動和社會活動的最高大法。今後,我將繼續在民主人權的旗幟下,在《零八憲章》的旗幟下,繼續為“八九一代”的國家社會理想而努力,為十三億中國人民的自由民主理想而努力——“子規半夜猶啼血,不信東風喚不回”!

今天,在本法庭,讓我特別高興的是我看到了我的妻子劉曉冬女士。親愛的,委屈你了,你能夠來旁聽案件審理,我是多麼開心!感謝你,在我42歲的時候你所賦予我的愛情!也感謝你,​​在我43歲的時候,為我生一個可愛的孩子!記得去年4月我被捕的時候,孩子才10個月,小傢伙還不會走路,不會說話​​。屈指算來,現在孩子一歲半了,他應該會走路了,應該會喊“媽媽”“爸爸”了——親愛的,這都是你的功勞,謝謝了,上帝祝福你和孩子!

但是,曉冬,我今天想給你說的,主要不是這個,你知道,平時在家我是不會和你討論政治問題的,但是今天,在法庭被告席上,我必須給你解釋一下我為什麼要如此執著的去尋求那份民主理想,尤其是,尋求這份理想,對於我們家庭的重大意義。

親愛的,你知道,我和你一樣,都是特別愛我們的孩子的,我們都希望,我們的孩子,在自己的國家,能夠擁有健康公平的成長機會和發展機會。

但是,在現行體制下,我們的孩子顯然是得不到這種機會的,這當然會嚴重影響孩子未來的生活品質。尤其,如果這種體制得不到改變的話,不排除我們的孩子長大後會像我一樣去爭取民主和自由。如果那樣,將意味著我們的孩子在未來也有可能遭遇被捕判刑、挨打受辱等等苦難,甚至也會遭遇機槍坦克的殺戮——親愛的,你希望我們的孩子遭遇這樣的悲劇嗎?我相信你不希望看到。

我和你一樣,同樣不希望這樣的悲劇發生在我們的孩子身上。毫無疑問,我們也不希望這樣的悲劇發生在任何別的孩子身上,也正因此,我這個做父親的就必須努力,就如我在我們的結婚典禮上所宣布的那樣:“我一定要為家庭盡愛的責任,為中華同胞盡愛的責任! ”怎樣盡這份“愛的責任”呢?我想,對於我來說,最主要的就是必須為民主自由的理想而努力,必須為孩子們的健康成長和發展打造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環境,從而避免孩子再重複我的苦難道路,再重蹈我的悲劇人生——這就是民主理想對於我們家庭的核心利益所在。因此,曉冬,請你別難過,現在,在我因被捕而不在家的日子,你的主要責任就是做一名優秀的母親,在上帝的愛和恩典裡撫育孩子健康的成長。親愛的,這件事拜託你了,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並因此而向你致以百年的敬禮!

說到這裡,我也想對在座的各位法官和檢察官先生(女士)說兩句心裡話,我剛才對我妻子所說的那番道理,也完全適用於你們和你們的家庭。

我想,各位都已經有家庭和孩子,或將來會有家庭和孩子。天下父母誰不愛自己的孩子?當我說我和我的妻子都很愛我們的孩子的時候,我相信,你們每一位,對於自己的孩子也有一種深深的愛。同樣,愛自己的孩子就必須努力為他們打造一個健康的、充滿公平正義的製度環境。否則,不排除你們的孩子長大後也會像我一樣走上街頭去爭取民主、人權和自由——在此情況下,請你們仔細想想,你們的孩子會在這個國家遭遇什麼?我的答案是:你們的孩子也會遭遇同樣的挨打、受辱、被捕、判刑等等苦難,甚至還會遭遇類似六四大屠殺那樣血腥的悲劇。

也許你們會搖頭說,不會的,我們的孩子怎麼會遭遇這樣的命運呢?我卻要說,這是完全可能的。你們大概知道王丹的父母都是高級知識分子,但在1989年,王丹義無反顧地投身於學生民主運動,並作為學生領袖而被捕判刑;吾爾開希,出身於高級幹部家庭,但在1989年的4月21日晚間,當著前來阻止的高幹父親的面,引領了十萬學生走上天安門廣場,結果吾爾開希也因紅色通輯令而不得不開始了長期流亡海外的生活。還有,以丁子霖女士為代表的眾多“天安門母親”的子女,在1989年的北京,被政府軍的子彈射殺在殷紅的血泊中,這些“天安門母親”群體也同樣有許多人的身份是高級幹部或高級知識分子;更早些時候,作為“國家領導人”的鄧小平的兒子鄧樸方還曾被迫跳樓自殺,導致終身殘疾,每天過著陪伴輪椅的生活… …這些血淋淋的、目不忍睹的國家悲劇,難道不值得我們引頸深思嗎?如果這些悲劇再度發生在你們的家庭、你們的孩子身上,你們又該把悲痛的淚水灑向何處呢?

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講,現存的社會政治體制,不僅對我的家庭和孩子構成威脅,它也對你們這些法官、檢察官們的家庭和孩子構成同樣的威脅,甚至,這種體制對這個國家的所有家庭和所有孩子都構成了一種潛在的威脅。正因此,作為成年國家公民,我們(包括你們這些胸佩國徽、身穿法袍的國家公職人員),都必須肩負起我們對於孩子們的責任,都必須共同努力為孩子們,為我們的下一代,為國家的未來,打造一個健康的、公平正義的製度環境和社會環境。

怎樣努力、怎樣打造呢?那就是推動體制內外、朝野上下的一切進步力量,通過政治改造,完成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製度建設。唯如此,我們才能免於恐懼;唯如此,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國家才會擁有一個萬紫千紅、花果飄香的美好未來!否則,作為國家公職人員,你們是對不起人民的;作為父母,你們也是對不起自己的孩子的。

 

四.悲劇必須結束,無罪釋放才是正義判決

尊敬的審​​判長,各位尊敬的法官先生:

法庭是人民的避難所,法庭是正義的最後避難所;法官的審判,是人權的最後救濟途徑,它將代表一個國家公平與正義​​的尺度。北京是中國的首都,海淀是中國知識精英和理性智慧最集中的地方,你們的判決將直接代表著整個國家的法治與文明水準,人民有理由期待你們對本案做出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判決。

綜上所述,我認為,北京警方對我們的逮捕、檢察官對我們的指控,嚴重地違背了國家利益,違背了人民利益,也違背了我們每一個家庭和孩子的利益,從某種意義上講,這種不負責的大面積逮捕,也對執政黨的執政權威、長期利益和道義基礎造成極大的傷害。

因此,本乎一個公民的責任感和榮譽感,我嚴肅要求各位法官在守護公民良知的基礎上,做人民利益的護法金剛,做國家正義的護法金剛,立即終止北京警方和檢方聯袂上演的這場悲劇,當庭宣判我們這些被告席上的國家公民全部無罪釋放,從而為中國法治事業書寫出神話般的全新篇章!

在這裡,我要特別感謝先後為本案提供法律援助的張雪忠、藺其磊、張培鴻、王甫四位律師,感謝你們本乎良知正義而為本案所付出的艱辛勞動;感謝張培鴻先生和王甫先生為本案所做出的精彩辯護。與此同時,我也要感謝所有關注本次人權事件並為之奔走吶喊的中國法律人和社會各界人士——從你們的身上,我看到了人權中國和法治中國的希望!光榮一定屬於你們!

最後,請允許我以一名不太合格的基督徒的身份將我的最美好的祝福送給我親愛的妻子和​​孩子!並同時將這份祝福敬送給每一位在座的法官、警官和檢察官!敬送給每一位見證本次審判活動的女士和先生!敬送給未來中國!

上帝與我們同在!
上帝保佑我的祖國!

趙常青
2014年4月10日北京